π导航  


【首页】

奥巴马回忆与普京“死亡对视”


【2021-11-01】 【综合】


奥巴马回忆与普京“死亡对视”:他外表平平无奇但是很“强悍”

2016年9月6日,全世界关注时政新闻的媒体都在疯转一张照片。

照片里左边站着的是当今世界核潜艇技术大国、军事强国——俄罗斯的总统普京,右边站着的是地球目前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前总统奥巴马。

奥巴马面若冰霜,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普京,看上去极具攻击性。

普京虽然身高有劣势,却毫不退缩地予以眼神上的回击,嘴角一丝微笑显露出自己身为俄罗斯联邦领袖的自信。

这张照片所蕴含的火药味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恍然间似乎回到了美国与苏联全方位对抗的那个年代。

大家都在猜测奥巴马和普京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出现这样的“死亡对视”?二人之间的实际关系是怎样的?

峰会的角落,两国总统针锋相对

“死亡对视”的经典照片出自2016年的G20峰会。

这是一个国际经济合作论坛,由原本的G8峰会八国集团加上另外十二个重要的经济体成员组成。

二十个能够影响世界经济走势的国家会在峰会上进行交流,寻求合作以保证世界经济稳定增长。

2016年的G20峰会在中国杭州举行,美国和俄罗斯作为原八国集团成员,自然会派出总统前来赴会。

这原本是一场二十个国家元首互相交流的场合,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特殊的历史关系让奥巴马和普京有了一场计划外的谈话。

这场谈话发生在会场的一个角落,奥巴马与普京带着两个工作人员,坐在一个四方桌周围的四个沙发上进行了讨论,讨论内容是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

2016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已经做了八年总统的奥巴马即将把总统之位交给下一个接棒者。

但接棒者的人选仍未确定,民主党出身的奥巴马希望同样是民主党成员的希拉里当选,可是共和党的候选人特朗普展现出了极强的竞争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开始出现一种观点,即“俄罗斯正在干预美国大选,帮助特朗普获胜”。

奥巴马在峰会结束后表示,那张照片就拍摄于讨论结束之后,当时自己跟普京讨论的正是这个问题。

奥巴马认为俄罗斯黑客对美国的攻击是有特殊目的的,而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美国大选的走向。

对于这个问题,奥巴马以严肃的口吻向普京提出异议,普京则否认俄罗斯做出了相关行动,以至于二人最终在照片中塑造出了那样紧张的氛围。

三个月后,又有新的消息传出,当时在奥巴马身边的人听到了奥巴马跟普京的对话。

据他所说,奥巴马对普京做出了明确的表态,声称如果俄罗斯继续进行黑客攻击、试图干扰美国大选的结果,那么美国将会做出相应的“动作”,以保证大选结果不会被俄罗斯影响。

按照这一说法,奥巴马与其说跟普京进行了会谈,不如说对普京进行了警告。

他以美国总统的身份假设了俄罗斯对美国存在恶意,并进一步假设了美国会对俄罗斯有所动作,这是相当罕见的表态。

以普京一贯以来的强硬脾气,面对这样的警告自然会以强硬的口吻进行回应,出现浓重的火药味也就顺理成章了。

俄罗斯干扰大选风波,起源在美国自己

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这一说法乍一听有点离谱,其实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俄罗斯黑客的战斗力之强悍,在国际互联网上是人所共知的,许多机密文件和国家丑闻都是由俄罗斯黑客匿名曝光的。

根据推测,希拉里“邮件门”的曝光,也是源于俄罗斯黑客提供的数据。

从2015年开始,美国政府就着手调查希拉里用私人邮件处理公务的问题。

但真正让这个问题爆发并成为丑闻的,还是2016年维基解密对邮件门的曝光。

维基解密领导人阿桑奇表示,自己看过了希拉里数千份电子邮件后,认为希拉里缺乏最基本的判断力,会把美国带向毁灭,于是公布了这一切。

在美国,电子邮件是非常重要交流手段,它具有发出后不可进行更改的特性,所以美国政府会把电子邮件应用于严谨的公务上。

希拉里用私人邮箱来收发公务电子邮件,就涉及到秘密处理国家事务,有叛国的嫌疑。

这一事件导致了希拉里被迫卷入无休止的官司中,民众对希拉里的支持率也因此大跌,特朗普成了邮件门最大的赢家。

这一事件看似只是美国国内丑闻曝光,可是事后有人调查发现,那些提供邮件给维基解密的黑客很可能来自俄罗斯。

即便是特朗普当上总统之后,对于俄罗斯干涉大选的调查也从来没有消停过。

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民主党一直用特朗普“通俄门”来对特朗普进行打压,认为特朗普接受了来自俄罗斯的帮助。

特朗普长期对此持否定态度。

可是2017年1月8日,特朗普的团队首次发声,认为俄罗斯可能真的参与了对美国大选的干涉,并表示会对此进行进一步调查。

民主党与共和党共同认为俄罗斯干涉大选,俄罗斯就真的干涉了吗?

换个角度,或许问题出在美国自身。

干涉大选这件事,美国自己才是个中高手,且不说美国对于中东战乱国家的暗中操控,只谈俄罗斯的大选,也早就有美国进行干涉的先例。

1996年的俄罗斯在叶利钦的统治下民不聊生,听信西方经济学家所开展的“休克疗法”让俄罗斯差点彻底休克。

物价暴涨使百姓怨声载道,叶利钦的支持率迅速跌至只有个位数的程度。

在这种情况下,叶利钦依然想要赢得1996年的大选,美国就依靠这样的契机入场了。

事后解密表明,美国深刻研究了俄罗斯的国家状况和叶利钦的倾向,决定从俄罗斯七个寡头入手,用传媒和金钱的力量把叶利钦的支持率捧上去。

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叶利钦再次成为了能够拯救俄罗斯于水火的英雄,继续担任总统,也在随后的日子里为欧美国家和寡头们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或许在美国人的眼里,干涉他国大选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奥巴马在峰会上对普京的表态也因此显得顺理成章了

——无论俄罗斯做没做过,美国都认为它做过。

奥巴马第一次见普京,称其平平无奇

G20峰会并不是奥巴马和普京第一次见面。

在奥巴马的回忆录里,他仔细回忆了自己跟普京的第一次会面。

在前一天晚上,奥巴马先在克里姆林宫跟梅德韦杰夫进行了见面,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梅德韦杰夫在很多话题上都跟奥巴马有同样的看法,会面进行得非常愉快,他们没有聊政治话题,而是聊了很多生活趣事。

不过奥巴马身边的人告诉他,梅德韦杰夫愿意跟别人搞好关系、与人为善,是因为梅德韦杰夫希望证明自己在世界舞台上有一席之地,但不要忘记,在俄罗斯真正能够发号施令的人是普京。

带着这样的预期,奥巴马在第二天醒来后见到了普京。

那是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别墅里,奥巴马带着俄罗斯问题首席顾问迈克尔·麦克福尔、中央情报局局长比尔·伯恩斯一起赴宴。

穿过了一扇气派的大门后,普京出现在奥巴马的眼前。

奥巴马对见到普京的第一印象是这样描述的:

他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就体格而言,他有着摔跤手一样矮小精悍的身材,高挺的鼻梁后面是深邃的双眼,眼中透露着机警。

这样的描述或许看起来不适合普京这样一个强势的人,不过奥巴马也并非完全感受不到普京的气质。

在随后双方进行交流的过程中,奥巴马发现普京的一举一动非常随性,又有一种老练的漠然,那是长期以来大权在握的人才能拥有的独特气场,奥巴马也为此感到折服。

双方进行短暂寒暄之后,普京带着奥巴马来到了一个户外露台。

在这里有个小茶几,上面摆着各种俄罗斯茶点,面包、鱼子酱、蛋糕、鸡蛋、茶应有尽有,两国总统和他们身边最重要的谋士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谈话。

在与普京见面之前,伯恩斯向奥巴马提出了建议:“普京是个经验老道的人,对轻视的口吻很敏感,最好在会谈开始的时候询问一下他对美俄关系的看法,他会一吐为快。”

奥巴马采纳了这个意见,向普京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果然,普京开始滔滔不绝讲述起美国让俄罗斯人民所遭受的不公道。

小布什总统任职期间,普京曾希望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911事件爆发之后,普京也伸出过援手。

得到的回报却是美国不断蚕食俄罗斯的利益,在中东挑起战事、入侵伊拉克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在俄罗斯周围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威胁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原本这次会谈只安排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在普京的强势之下,直到四十五分钟左右都一直是普京的发言时间,随后奥巴马才获得了对相关问题进行表达的权利。

奥巴马对普京说,自己在很多问题上跟小布什不同,比如对伊拉克战争持反对态度,在俄罗斯周围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也不过是为了防范伊朗的导弹。

这一场会谈最终进行了两个小时,比预定时长长了一倍,双方并未达成什么实质成果。

奥巴马希望能够打造成熟的双边关系,让美俄双方能从共同利益出发来处理事务,普京没有明确赞同奥巴马的想法,只是表示自己抱有开放态度。

奥巴马离开普京之后,参与了克里姆林宫的午餐会。

在会上,奥巴马跟人交谈时被问及见普京的感受,奥巴马开了个小玩笑:“感觉像是个强悍的街区老大,但是多了个核武器按钮和安理会一票否决权。”

现在看来,即便奥巴马的回忆录里充斥着身为“超级大国领袖”的傲慢,对俄罗斯的状况和普京的个人形象都略有偏见。

但我们仍然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奥巴马对普京的看法——强悍、精明、机警、强势。

任期即将结束,奥巴马最后的挣扎

跟普京第一次见面时,奥巴马刚刚上任不久,面对普京这样一个拥有丰富经验的大国领袖级人物,自然是占不了什么上风。

2016年时,奥巴马已经来到了他的总统生涯末期,八年执政经验让他有底气在峰会上跟普京针尖对麦芒,才有了那张“死亡对视”的诞生。

这期间两国关系的起起落落和奥巴马的成长,都让二人之间的关系有了很多微妙的变化。

在奥巴马即将离任之前,他火力全开,对普京以及俄罗斯做了最后所能做的一切。

2016年12月29日,奥巴马突然下令对俄罗斯干涉大选一事进行反击,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措施。

包括驱逐了35名俄罗斯外交人员,限期他们72小时内离开美国,关闭了俄罗斯政府在美国境内的几处房产。

同时宣布了对俄罗斯两家情报机构进行制裁,大批俄罗斯情报总局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成员被宣布为制裁对象,他们在美国的资产被冻结,也不允许他们与美国企业展开经济活动。

奥巴马声称,这一系列举动是对俄罗斯干涉大选的反击,因为“俄罗斯的行为让大部分美国人感到了惊恐和不安”,所以这些反击措施都是有必要的。

奥巴马还宣称,这些举动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接下来美国或许还会展开更多措施来进行反击,这些行动不一定会向公众公布。

而在此之前,白宫多名官员已经在为奥巴马的行动造势。

他们声称俄罗斯的黑客行动是针对美国的,而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下令进行了这些攻击。

对俄罗斯公民进行制裁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是一件外交意义上的大事。

俄罗斯方面迅速对此进行了回应,认为美国的指控是毫无证据的污蔑。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已经对普京建议,希望以驱逐俄罗斯境内的美国外交人员作为对美国无理行为的回应。

令人意外的是,普京并未采用拉夫罗夫的建议,没有对美国外交人员进行驱逐。

或许普京认为美俄关系已经到了低点,不能再添一把火,又或者普京认为这只是奥巴马离任前最后的挣扎,不需要进行理会。

无论如何,从普京的漠然和奥巴马的愤怒中,每个人都可以对两人之间的争论和两国关系做出自己的理解。

回顾奥巴马第一次跟普京见面时所说的“建立平等稳定的双边关系”,再看“死亡对视”中几近擦枪走火的对抗,最后再到美国对俄罗斯进行所谓的“反击”,奥巴马在一步步变得更具攻击性。

而普京只不过是把他的脊梁挺得直直的,面对所有的指控和攻击都用坚韧与平和进行回击。

正如他成为总统之前担任克格勃期间一样,他沉默得如同大山,思想激荡如同烈火,不轻易被激怒,也不会轻易后退一步。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奥巴马所做的最后挣扎并没能帮助希拉里反败为胜。

民主党在随后的四年里只能作为反对党,不断用“通俄门”对特朗普进行口诛笔伐,直到2020年大选,民主党的拜登再次当选总统为止。

等到拜登上台,举目望去,遥远的俄罗斯土地上站着的仍然是那个“平平无奇”的普京。



                            

copyright©2018-2022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