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抗联冯仲云铁锅避难


【2021-09-24】 【军事】


1932年8月,冯仲云和交通员一起前往通河组织地下党工作,他不知道叛徒已把他出卖了,通河到处贴了他的像,悬赏取他的头颅。刚到江边上,他就被日伪便衣警察发现像那个布告上面的人,敌人马上组织追捕他。

冯仲云一看这个形势不对,就跟交通员讲,咱们马上分开走,你到江边另一处接头地方先等着我。冯仲云就跑到一条小街,因为这些警察在后面追得太紧了,他一下子就钻到了一个老乡家里。他进去了以后,刚好在这个院子里就夫妻两个人。冯仲云把他们称作是老大爷老大妈,实际上他们才四十多岁,但那时候显得比较老了。

冯仲云告诉老大爷,自己是抗日的,你们能不能救我。大爷二话没说,就领冯仲云进到他的屋里边。一间正房,两边厢房,还有仓库,都转了一圈发现不行,藏不了他,敌人来肯定要翻个底朝天的。

当时大爷在煮猪食,东北人叫蒸猪锅,那个锅很大。他们的猪食是从外边采的灰菜(野菜的一种),但是必须要跟一些粮食和在一起熬煮。那么刚好他有两个这样的锅,一个锅已经把猪食煮得冒气了。因为这个猪食面积很大,最后大爷一下子就把冯仲云抱起来放到另一个空锅里头,告诉冯仲云不要紧张,在里面别动。然后他再把一大筐灰菜往锅里倒,这样就盖住了冯仲云,加上水。但是他也不能倒得太满,怕冯仲云憋气。然后他在表面上撒一点棒米面, 叫老太太过来帮忙,弄这个柴火。这个柴火,他就把多一半烧在外头,很少的一点烧在里边,表面上看起来也在烧,但是这热气一时不会伤着锅里的人。这个猪食很臭,特别熏人,他就用铲子弄得到处都是猪食。进来查的话,也好有个准备。最后他再从另一个锅里把煮好的猪食铲两铲子放到冯仲云的锅里。

正在忙乱,日伪警察过来敲门了。事先大爷让老伴把大黄狗放到门口,谁来都不行,谁来就咬谁。最后他们敲了半天,不开也不行了,这老大爷就去开门了。一开门那黄狗就汪汪叫。然后他老伴儿就把狗牵走了。他们问有没有看见一个穿袍子的人。因为冯仲云做地下工作,一般是打扮成教书先生。他们问你有没有见过那样一个人。那老大爷就讲没见他。他们不相信,就是往你这里这跑的。老大爷就说,那你们检查吧。他们把里边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连仓库里粮食都翻遍了,没有什么发现。

这些警察就说,这个人就在你这,你窝藏着抗日分子。这老大爷很主动,你们再去找,我这儿确实没有。那帮人又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再加上那大黄狗对着他们一直叫,最后没办法就出去了。快走的时候再次问老大爷,你有没有看到有人从你屋前面跑过去了。他刚想说没看见,后来一想不对, 他要说没看见,这帮人可能还要到屋里头去折腾,所以他说好像有一个影子,往那个江边跑了,最后日伪警察终于走了。

这个时候,老大爷听到他们走远了,就把冯仲云从那个锅里抱出来。抱出来以后,冯仲云就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头,说谢谢你们救了我一命。然后这老大爷看了半天,他说我认得你,1931 年的时候,你带了一帮学生来这里号召抗日,打日本鬼子,你是那个领队的。冯仲云感谢他,告诉老大爷说已经跟交通员约好了时间。后来老大爷就告诉他,你先别去,这个时候不能出去,人家就看着你这身衣服。后来叫他老伴儿把他大儿子的衣服给冯仲云换上了。

冯仲云要往外走的时候,大爷说你自己一个人不行,你不熟悉路,弄不好又碰上他们,我把你送到江边吧。就这样,他把冯仲云送到了江边。告别时老大爷说: “只要你抗日打鬼子,我一辈子带着你走路”。

后来冯仲云了解到,日本兵曾在1932年初到大爷家进行过烧杀,大爷的父亲、母亲,他的一个弟弟,他的大儿子,一共四口人都被日本人杀害了。又过了多少年以后,东北解放,冯仲云担任了省主席,他就专门给这老两口做了养老的准备,他永远无法忘掉这两位救命恩人。这都是在特别危险的时候,他们铤而走险,当时真是冒着全家人搭进去的危险来救人。这样的事例很多,例如珠河、汤原的老交通员,杨青山、李升老爷爷、吕老妈妈,等等。不论在什么年代,什么岗位上,冯仲云都无法忘记东北人民的恩情。

冯仲云是江苏武进人,东北抗日联军将领。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曾任中共东北反日总会党团书记,中共满洲省委南满巡视员、省委秘书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政治部主任兼珠河中心县委宣传部部长,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政治部主任、第三路军政委。建国后,历任松江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等。1968年去世,享年60岁。



            
 

copyright©2018-2022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