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美丽的人生】八十年代的婚外恋


【2020-04-01】 YNN】


八十年代的婚外恋

美丽的人生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一所中专学校教书。

才二十岁出头,住在父母家,走路上下班。

一天中午,我从经三路穿过经四经五路,来到经六路靠近省立医院的路口。

只见前方一片噪杂,里三层外三层一大群人,人群的中央传出尖利的女人骂街声。

我不凑热闹,但如果不靠近,就无法通过这条路。

好在我人小,从外围人缝里挤一挤,就过去了。

经过最核心位置的时候,发现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披头散发,声嘶力竭,拉着一个中年男人,拼命撕扯。

那男的,并不还手,仅仅用手臂抵挡女人严厉的暴力袭击。

旁边看热闹的人里,有人说是婚外情。

男的欺骗女人,答应结婚,迟迟不兑现。

女人追讨无门,只好蹲守在他必经的路上,抓他个现行。

那一幕情景,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之深,

直到如今,仍然历历在目。

那时候很年轻,对婚姻,

除了美好的幻想,就不知道还有惊涛骇浪。

所有对婚姻的认识,只来自于父母和家族里亲人们的婚姻。

那都是稳定,隐忍,遵守,克制的代名词。

婚外情,直觉里告诉是冒险和对抗社会秩序的,

是破坏性行为,不宜效仿。

所以,当看到有明知是深渊,

偏要去冒险的人,总是不理解。

如今人生过半,见到的听到的感到的,

都不再像年轻时候那样纯净单一。

生活的酸甜苦辣,自己也样样体会过一遍。

此时再回头来看,那时候看不懂看不惯想不通的事,实际上埋葬着人生巨大的遗憾。

这世上,有多少感情的故事,是一声长叹。

……

琴是纺织厂女工。

她出生在普通市民家庭,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一家八个子女中,排行老六。

就像许许多多困苦家庭一样,

子女多,收入少,国家穷,活人难。

这样家庭背景的孩子,很少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

她初中毕业,被招工进了工厂。

六七十年代,也正是不学无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

做工人,最光荣。

工农阶层代表着中国政权最坚强的力量,工人阶级领导一切。

她正值青春年华,住在工厂集体宿舍。

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

对年轻姑娘来说,是很好的事情。

反正在家也不受重视,有她不多,没她不少。

爹妈忙生计,谁顾得上宠孩子呢?宠也轮不到她。

女子长大成人,到了婚嫁年龄。

她的爱,却嫁接在一株别人家的树上。

在工厂附近的一个牙科医院里,有一位男医生。

他是上海军医大的高材生,家在农村。

那个时候的中国乡村,依然奉行着古老传统的习惯。

少年十五就订亲,男医生离家上大学之前业已完婚。

媳妇是恪守妇道的家庭妇女,为他传宗接代两男一女。

琴是被动的。

她一个天真的姑娘,不谙世事,更不知男人的心思。

最初她是去医院看牙,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

男医生独身在城,老婆孩子一大家子人正等待往城里调。

政权特殊的年代,一个人,处在哪一个阶层,

就像一颗钉子钉在那里,更换身份是极其困难的事。

男医生的家人,农村户口,儿子年龄超过,

办理城镇户口几乎是不可能。

只能想方设法,托人求情,找路子,等时机。

他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两地分居,

是一个有家的寡男。

琴来了,一个温和单纯的女子。

缺少爱,又值春心萌动季节。

有经验的男人,轻易俘虏了她。

他独居已久,有强烈的需求。又懂得女子的弱项,一段婚外苦恋从此展开。

女人委身男子之后,没有不要婚姻的。

这又是男医生的短板。他有家室。

打那,他获得了肉体上的欢愉,却背负了精神上的愧疚。

对两个女人。还承受着另一个巨大的压力,社会舆论压力。

渐渐地他回乡少了,但家里的夫人并不怀疑。

有三个子女坐镇,原配心安。

琴住集体宿舍,诸多不便。

医生在当时的社会,享有极高的地位,

也拥有广泛的人际关系。

他利用手中的关系网,找到琴所在的国棉三厂厂长,

为她争取到一间狭小的单独小屋。

所谓的单门单户的小屋,也不过是在破败的工人宿舍边缘,

类似于棚户区的地方,挤出一个低矮的空间,仅可容身。

但就是那样一个小房间,都是琴的天堂。

属于她自己的天地,属于他们的天地,

属于爱情的甜蜜,属于过日子的天地。

中国社会,一向缺乏对个人隐私的尊重。

在环境低劣,人文素养极差的厂区,

未婚姑娘与已婚男人的约会,是个人的奇耻大辱,

也是外人的把柄。

中国还有一个奇怪现象,但凡是结了婚的女人,

就好像得到某个尚方宝剑,拥有了某种资格,

她可以随意羞辱未婚离婚或任何不循规蹈矩嫁人的女人。

她仿佛握有极大的权力,那权力就来自于道德。

而她的底气,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婚姻,

不论她的婚姻是多么的不幸,也不论她的丈夫是多么的混蛋,

她都有足够的资本去嘲笑和羞辱在感情上挣扎的女人。

琴的邻居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每到她休息的日子,男医生悄悄来访。

两人享受着难得的清静,世外桃源一般的安宁。

当然,每次前来,他总是尽量躲开耳目,

偷偷摸摸地来,偷偷摸摸的走。

时间久了,外人怎能不知道?尤其是居住拥挤的宿舍区。

邻居的女人,品质恶劣。男人在的时候,她不吭声。

男人离开以后,她就开始对琴破口大骂。

琴的心灵承受着种种的苦痛,她并没有招惹邻人,

而那女人,却似得到权柄,肆意宣泄肮脏的情绪。

她要求结婚。男医生亦有苦衷。

他的家属子女在挺进城市的路途上,走了一半。

如果此时提出离婚,势必前功尽弃。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

从心底里讲,男人巴不得两个都要。

旧的不遗弃,新的娶进房。

这样对男人最没有压力,

他不需要对不起任何人,皆大欢喜。

难怪中华古老文化有纳妾的旧俗,

可是新社会,一夫一妻,只能选一。

一年一年的过去,琴眼见得跨入三十岁。

倏忽又几年,快往四十里奔了。

家里的下一辈,甥侄男女都开始谈婚论嫁,升级做了父母。

琴已经不能再矜持,不能再等待。

她之前多次逼婚,男医生苦涩无奈。

先是说等孩子们办来省城,也算尽到为父亲的责任。

多年后,终于都来团聚了,男医生又疑虑踌躇。

眼看着自己近耳顺之年,儿女成家立业,

孙子绕膝,多么完美的一个家庭!

真的就狠心撕裂吗?

他舍不得,也做不到净身出户。

相对来说,琴,只不过是一个多情的弱女子。

父母在她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早已过世。

世界上的亲人,除了几个貌似亲近的姐妹兄弟,

最亲就是她的情郎医生了。

最美的青春年华陪伴了他,最纯真的感情投入给了他。

没有一个人肯为她出面讨公道,

没有一个人敢对医生的自私怯弱不负责任提出质疑。

琴可想而知在那个压抑的环境里,隐藏了多少心里的苦!

她去男人上班的医院大闹一场,撒泼打滚,撕破脸皮,不顾形象。

可怜的她,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手里没有任何的武器。

闹过,恢复平静。

男人依然来看她,陪她,安抚她。

就是不离婚。越往后越离不成了。

男医生已经熬成省里知名专家,社会地位,

身家名声,儿孙家庭,他赔不起。

只能选择让琴受委屈。甚至在经济上,他都无法给琴有一个好的补偿。

许多年来,琴仍然蜗居在狭小的趴趴屋里,毫无希望。

终于,忍耐的底线冲破。

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她决定用一碗汤药了此一生。

该她命大不死。

在那个漆黑的晚上,家人感觉到她的异样,

急匆匆赶去,看到口吐白沫的琴,奄奄一息。

火速送去医院,洗胃打针,救回一条命。

她人活过来,但是心却是彻底死了。

与男医生一段情,二十年,倾尽所有,换不来一纸婚书。

不被社会认可的男女关系,得不到祝福。好端端一个女人,

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大大方方地爱,坦坦荡荡有个家。

她只恨自己走错路,人过中年,她使出浑身力气,

力图摆脱这种见不得台面的关系。

她要嫁人,要有自己的老公,有自己的家庭。

孩子是耽误了,她看着甥侄们娇嫩水灵的小宝贝,

流露出无限深情的母爱。

可惜,她再没机会生个自己的孩子。

有人给她介绍一位邻厂的工人,不知什么原因错过婚期。

两个中年要婚的人,闲话少说,

见面互相不厌烦,一拍即合。

成婚!

一朵鲜花即将凋零的琴,

年过四十变老了的琴,终于出嫁了。

那男的是个粗莽汉子,酗酒打拳,野蛮无礼。

人的品貌档次上,比男医生可差了一大截。

可不管怎样是自己的。

琴又把爱转移到他身上,疼自己的男人,忘怀不了原来的男人。

只因为,嫁的这个人,太不正经。他担不起琴给出的爱。

底层世俗粗鄙的社会,容不得有瑕疵的女人。

即使琴的婆婆知道这个年纪娶来的媳妇,不会是黄花闺女。

当时谈论的时候,他们家也没提要求。

但是一旦进门,就成了把柄。

中国文化对女人的贞操看得比女人的人品重得多。

琴,重新感到压抑。

没过几年,

男人因酒醉打架闯祸入狱,

结束了这段短暂的婚姻。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