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一章 森林的尽头


【2016-04-01】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一章 森林的尽头

话说黑库邑的北部有一片望不见尽头的林子,人们称其为黑森林,据说没有人曾经走到过它的尽头。

洼子村的皇甫骆小时候走了一天,没有走到林子的尽头。

 

稍微长大一点后走了十天,也没有走到它的尽头。

 

后来皇甫骆决定走一辈子,看能不能走到它的尽头,然而走了一个月后,漫天的风雪挡在了前面,无法前行,远处是无尽的雪松,黑森林变成了白森林,依然看不见尽头。

 

皇甫骆心想,黑森林是有尽头的,它的尽头是白森林,这白森林也应该有尽头,只不过人们不知道而已。

 

而就在这黑白森林交替之间,皇甫骆看见了一个石塔。

 

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怎么会有石塔呢?皇甫骆十分好奇。

 

在宝塔的底座上,有几行字刻在石头之上,虽经过了严寒风砺,却依然醒目,上面写道:

 读汝之思,忘汝之思。

 取汝之思,还汝之思。

 

皇甫骆不知其为何意?喃喃念叨:“我本无心思,你怎么读我的心思?”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有个声音在皇甫骆的脑海里响起:“你怎无心思?你在思量森林有无尽头!”

 

皇甫骆吓了一跳,看四下并无人在,心中害怕,便念叨:“我这点心思都给你吧,不再找这森林的尽头了。”

 

那个声音又起:“这就取了你的心思。”果然,皇甫骆马上忘了思量森林的尽头,想要回家。

 

就在皇甫骆要往回走的时候,那个声音问:“既然已取走你这么大的心思,就应当还你一个同样大的心思,不知你想要何人的心思?”

 

皇甫骆这时没有了起先的害怕,小声嘀咕道:“我怎么知道你有哪些人的心思?”

 

那个声音回答道:“你想要什么心思,便可以得到那份心思,因为这些年来有太多的人给了他们的心思。”

 

皇甫骆脱口道:“那就给我一份邦主的心思。”邦主是这个邦国一个邦的头儿,也是皇甫骆知道的最大的头儿。

 

“正好这里有份邦主的心思,便送于你了!”那个声音说完之后,还嘱咐皇甫骆,“你要记住,如果某一天你不再需要这份心思的话,还可以回到这儿,把这份心思还回来。”

 ......

 

家人自从皇甫骆走了以后,十分的焦急,不知道他又要去干什么。

 

以前他走失最多十天,这回去了那么长时间也不见他的踪影,既惶恐他被豺狼虎豹所害,又惶恐他被森林瘴气所难,这孩子从小到大老想着寻找森林的尽头,不安分守己。

 

村子里的人都替皇甫家担心,这个孩子要么惹出祸来,要么死的早。

 

终于有一天,皇甫骆回来了,变了个人似的,蓬头垢面,浑身邋遢,要不是露出那双还有点人样的眼睛来,怕是以为黑森林里来了个野鬼。

 

等家里人把皇甫骆扔到河里,好歹洗出个人样出来后,隔壁邻居笑嘻嘻地问他:“找到林子的尽头了?”

 

皇甫骆老实回答:“找到了黑森林的尽头,黑森林的尽头是白森林,白森林的尽头没找到。”

 

隔壁邻居觉得他说得很拗口,跟绕口令似的,顺口道:“白森林的尽头是黑森林呗!”

 

皇甫骆一想,邻居说得也有道理,也许是这样,不过他原先的心思已经给了那石塔,所以不再想找林子的尽头。

 

皇甫骆所在的邦叫尤陀邦,邦的首府在一个叫阿秋城的地方,石塔给他的那份心思正在那里。

 

可是要走出这个村子并不容易,和去黑森林不同,要去阿秋城,需要游方单才可以。

 

出这个村,要村游方单;出这个邑,要邑游方单。这是尤陀邦邦主赫连鼎定下的规矩。

 

没有就游方单会被人当成流民,轻则不允许你经过,重则被抓进监狱。

 

在野外,也不像在黑森林里可以随便采拾能吃的东西,要是吃了人家地里的,可能会被人杀死。

 

皇甫骆从小到大一直受到大人们这样的教诲,洼子村的人也都安分守己地呆在村子里,极少外出。

 

如果家里只有一个男丁,邦法规定不允许出游,因为邦主可能需要随时点兵。

 

幸好皇甫骆是有兄弟的,所以按道理他倒是有资格可以出去。可是皇甫骆知道,由于某些原因,村长是不会给自己游方单的。

 

村长和皇甫骆本没有矛盾,因为皇甫骆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不值得跟他有什么矛盾。

 

只是村长的丫头琉璃和皇甫骆有矛盾,所以村长就和皇甫骆也有了矛盾。

 

要说琉璃和皇甫骆的矛盾说来话长,从孩提起两人就是冤家。

 

那一年皇甫骆要去找林子的尽头,琉璃说她也去看看,皇甫骆就带着她出去走了一天。

 

回来皇甫骆被家人臭揍一顿,带到村长家谢罪,村长当他年纪小,没有把他怎么的。

 

又过了几年,皇甫骆又要去找林子的尽头,琉璃犹豫去不去,结果又跟着去了。

这一去找了十天,没找到林子的尽头,半死不活的回来了。

 

皇甫家的人打不动他了,让他跪在村长家门口,村长要一刀做了他。

 

偏偏皇甫骆是个死脑子,不躲,村长奈何他不得,只好收他做了女婿。

 

谁料,琉璃后来倒又不乐意起来,村长家和皇甫家都交换过帖子了,弄得村长十分窝火。

 

这回皇甫骆又出去了,琉璃自然不会跟他去了。皇甫骆两个多月不见踪影,村子里的人都以为他死了。

 

村长也这么想,好在没过门呢,死了更好,省得再窝心。

 

不料皇甫骆的命还挺大,没死了,又回来了。

 

村长就恨自己,当初这刀怎么就没砍下去,要是砍了,皇甫家也不会怎样。

 

当皇甫骆找来的时候,村长冷眼看着他,道:“出去折腾完了?”

 

“完了。”皇甫骆很恭敬。

 

“还折腾吗?”

 

“不折腾了。”

 

村长稀奇地看着他,这人出去一趟回来倒是变了脾气,不顶牛了,就问:“你有事?”

 

“我想找一下琉璃。”

 

村长想也不想,一口回绝:“她现在不想应你呢。”

 

皇甫骆站在那儿不走,继续说:“我想离开洼子村,想和她告个别。”

 

“刚才你不是说不折腾了吗?”村长又生气起来。

 

皇甫骆解释道:“真不折腾了,我是说我要去阿秋,所以来道别。”

 

“你还要去阿秋城折腾?”村长很惊讶,讥讽道:“还是老实呆在这里吧。”村长心想,这不着调的家伙还学会说大话了,除了去林子里瞎折腾,这家伙就没离开过洼子村,他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吗?还想跑去阿秋城折腾,找死!

 

“去了阿秋城以后,我不再回来了。”

 

“不回来?”村长一时之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是!”皇甫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认真道:“所以我想和琉璃道个别,那个…那个…我俩之间那个事,就算作罢,我把帖子带来了。”

 

村长一看这家伙如此胆大妄为,目无尊长,极为震怒,骂道:“你小子算什么东西!帖子是你自个儿可以送过来的吗?你娘老子全死了?”

 

皇甫骆只是静静地站在村长面前,听着村长骂他,不作回答。

 

村长知道这孩儿是一根筋,看他那样,也骂不死他,冷静下来后说道:“你自个儿要退婚也可以,得卖给我家当三年奴儿,让全村人知道你不过是个奴儿,这婚约自然就不算数了。”

 

皇甫骆没有任何犹豫,点头同意,村长也不再跟他废话,就让他写卖身契。

 

皇甫家收到村长送来的银子,还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卖身契,都傻了眼。这儿子去趟林子回来,脑子坏了,就算去当上门女婿,也不用去当奴儿啊。

 

可事已至此,全当没了这个儿子,丢尽了皇甫家的脸。

 

琉璃知道这事后又喜又恼又忧,喜的是前儿自个儿央求父亲去退婚,父亲碍于皇甫家当年的恩情,开不了口,这回终于退掉了这桩婚事;恼的是这死小子竟然愿意当奴儿,也不愿娶自个儿;忧的是自个儿的名声全被这死小子毁了,今后怎么做人?

 

琉璃想,既然他要来当奴儿,就好好羞辱他一番,折磨他三年,也算是解了这心头之恨。

 

可是村长可不想把这个蠢货招进家里添堵,再说传出去更不好听了,所以等皇甫骆刚进家门,就把他转卖给了邻村的大户梁丘家。

 

梁丘家这几年很是兴旺,正好缺人,听说是三年契约也不在在意,就付了双倍的银子给村长。

 

石塔给了皇甫骆那份心思,皇甫骆却用它读懂了村长的那点小心思,虽然自个儿暂时去不了阿秋城,但是总算离开了洼子村。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