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抗战之血肉丛林】第二章 谜一般的男人


【2020-11-28】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抗战之血肉丛林
疙瘩


第二章 谜一般的男人

    可是不等赵二栓做出任何动作,那个健壮的男子便将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一条胳膊被反剪到了背后,疼的他嘶嘶倒吸凉气,接着脖子也被那个男人用力扣住,使得他再也叫不出声。

    他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只穿着奇怪皮靴的大脚,骑在他的背上,将他嘶嘶的按在地面上挣扎不得。

    绝望彻彻底底的攥住了他的心脏,赵二栓暗叫一声完了!彻底完了!还是落在了鬼子手里!

    可是接下来那个人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却让他顿时放松了下来。

    “不要叫!老实说你是干什么的?别耍花样,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这是字正腔圆的中国话,而且还有些像是北方口音,绝不像是鬼子的声音,于是赵二栓心中微微一松,只要不是日本人,那么就好。

    赵二栓艰难的眨巴眨巴眼睛,算是答应了那个人的要求,这时候扣着他脖子的那只手才缓缓松开,一股空气立即涌入到了赵二栓的肺中,让他险一些剧烈的咳嗽起来,但是他还是强自忍了下来,哼哼着压低声音惊惶的叫道:

    “自己人,自己人!我叫赵二栓,俺是新编二十九师的!兄弟松一点,松一点!胳膊快断了!”

    可是扣着他胳膊的那只手却并未放松,那个压着赵二栓的人似乎愣了一阵,接着说道:“胡说八道!什么新编二十九师?哪儿来的狗屁二十九师?”说着又用力拧了一下赵二栓的胳膊。

    赵二栓疼的冷汗直冒,惨哼了一声急忙解释道:“俺说的是实话,我们二十九师才来缅甸没多久,我们是86团三营,奉命驻守细胞!

    我们遭到鬼子的偷袭,弟兄们死的死逃的逃,我是三天前从细胞逃出来的!真的没骗你!”

    背后的那个男人似乎又愣了一阵,犹豫了一下之后,对赵二栓又问道:“那你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今天是几月几号!”

    赵二栓也楞了一下,心道这个人难道是傻了吗?连现在是哪一年都不知道,还要问他?可是现在被人家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胳膊疼的要死,他也不敢不说,于是赶忙答道:“你他妈傻呀?连现在是啥年份都不知道?哎哟……轻点轻点,我说我说!咱们国内现在是民国三十一年,缅甸这边大概说的是42年吧!今儿个要是俺没算错的话,应该是三月十九!”

    后面的那个男人顿时又没了声音,好半天都没动静,赵二栓趴在地上也不敢动,良久才听到那个男人嘟囔了一句“我擦!这下麻烦大了!”

    赵二栓感觉到那个男人缓缓的松开了他的胳膊,并且站了起来,于是这才挣扎着翻身坐起来,揉着酸痛的肩膀,哼哼唧唧了几声,偷眼朝着那个男人望去。

    那个男人拿走了赵二栓的那杆中正步枪,颓然坐在了一旁的地上,目光有些游离,似乎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赵二栓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奇怪男子,这个男人年纪大概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比较高,同时也十分健壮,很有些彪悍,长相不算帅气,但是棱角分明,皮肤黝黑,脸上涂了一些花花绿绿的颜色。

    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也很奇怪,同样也是花花绿绿的,由一些小方块组成,很是怪异,但是这颜色似乎很适合藏身在丛林之中,在林中草木掩映之下,稍远一点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难怪刚才他准备自戕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家伙就藏身在他的附近。

    这种衣服有点像是军装,但是赵二栓可以保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衣服,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一把怪异的腰刀,用一种不知材料的刀鞘包裹着,挂在腰间,腰侧的黑色腰带上还挂着一个水壶,式样也很奇怪,大腿的一侧还帮着一把式样同样奇怪的匕首,整个人显得十分精悍。

    即便那个男人现在有些迷茫的坐在那里,可是身上还是散发着一股子彪悍而且危险的气息。

    赵二栓肚子里又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情好了许多,虽然他搞不明白这个男人的身份,但是目前可以基本上确定的是这个男人肯定不是鬼子,这中国话说的字正腔圆,大概应该是中国人。

    而且这个人虽然刚才攻击了他,可是却没有伤害他,现在只是收走了他的枪,却放开了他,这就说明这个人对他并没有多少敌意。

    只要不是鬼子就行,能在林子里碰上这么一个同胞,赵二栓觉得这就是好事,起码那种这两天始终笼罩在他心头孤独的恐惧感,现在减轻了许多。

    人嘛,都是群居动物,没几个喜欢离群索居的,像这样的缅甸丛林,更是如此,起码在他看来,一个人很难在这种鬼地方活下去。

    心情一松,赵二栓就又感到了强烈的饥渴感向他袭来,于是小心翼翼的舔着干裂的嘴唇,试探着对那个男人说道:“我说这位老兄,你……你有水吗?给我点水喝吧!”

    那个男人听到赵二栓的话之后,抬眼看了一眼赵二栓,赵二栓吓得缩了一下脖子,这个男人的目光很冷厉,像是一把刀子一般,让赵二栓有些不寒而栗,有感觉像是被剥光了一般,让他很不自在。

    赵二栓心中一凛,赶紧把目光转到了其他地方,不敢再接触这个男人的目光,可是强烈的饥渴感还是牢牢的控制着他,让他有些晕眩,可能是这会儿突然精神有些放松的缘故,赵二栓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方汉民看到这个衣衫褴褛的中国兵栽倒在地,也微微惊了一下,犹豫了一下之后从腰间取下了水壶,走上前扶起这个中国兵,把壶中的水给他灌入到了口中。

    虽然赵二栓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可是本能的还是大口吞咽了起来,看着他一口气喝下了半壶水之后,方汉民将他又放回到了地面上,而赵二栓则依旧处于昏迷之中。

    检查过赵二栓的身体之后,方汉民放心了下来,这家伙身体还算是比较结实,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像是摔的伤,还有一些是在丛林里奔跑时候的擦伤,问题并不严重,于是便不再理会他。

    看着手中的这杆中正式步枪,方汉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这种他妈的见鬼的事情都能遇上,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太差!

    说来他前天奉命执行一次丛林定点独立求生训练任务,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求让他空降到滇西某地丛林之中,然后依靠极少的饮用水和刀具在丛林中度过一周时间,并且独立返回驻地。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