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六十六章 两件事


【2020-11-05】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石骆儿询问道:“既然三公子不乐意,各位头领有什么主意?”

说实在的,石骆儿完全没胆让公良造当他的奴儿,除非他活腻了。

“他是在百里家犯的事,让他去百里家当奴儿。”公良嘉措一句话定音。

百里方觉得有些不妥,但是高车普跟他挤眉弄眼的,百里方大概明白了,当即同意。

公良造自知理亏,只好悻悻地跟着百里方和那些喽啰走了。

高车普暧昧地冲着石骆儿笑道:“石头儿好自为之。”没等公良嘉措用刀削他,一屁股跑了。

公良造被打发走了,石骆儿顿时觉得背上不再有公良造那双轻蔑的眼神,没了芒刺在背的恐慌,在端木家的地位高了起来。

石骆儿在贺兰府虽说当的是挂名姑爷,然而上上下下对他的那份尊敬,下人们伺候的那份小心,使得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大爷的乐趣。

有样学样,石骆儿于是在端木家当上了大爷,学着使唤奴儿,享起福来。

可忽然有一天,公良嘉措出去一趟回来,说是有两件好事要报告头儿。

两件好事?石骆儿面露喜色,最近春风得意,心情大好,高兴道:“大小姐,是什么样的好事?”

“第一件是头儿的养父还活着。”

这是大好事!

养父果真没死,怪不得那天没找到他的尸体。石骆儿挺高兴,不过有些疑惑:“养父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从赫连铁骑下脱的身?”

公良嘉措解释道:“不是的,头儿养父不是赫连铁骑荼毒石塔村那时候脱身的,而是吐浑觉攻打邑城的时候,被吐浑觉带走了。”公良嘉措说到这儿,有些生气,前儿在阿秋成,梁丘彰并没有说起此事。

“你确定?”石骆儿很惊奇,吐浑觉带走养父做什么,那时候自个儿不像如今是贼头儿,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奴儿马倌,没人在乎,所以养父必定不是当人质被带走的。

“不会有错,百里方从虎哥儿那里得来的消息。”

又是虎哥儿,石骆儿没好气道:“这家伙不会胡诌的吧?”

“他胡编这个做什么!他又不是跟我说的这事!”公良嘉措见石骆儿使小心眼,有些生气,“前儿他和百里方说起此事,说是吐浑觉问梁丘老爷要了老马倌,梁丘老爷只好给他,吐浑觉说你养父养马养得好。很奇怪的事,好多村民觉得你养父碰见贵人了,否则就他这年纪,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安养屯养老了。”

知道养父没死,还跟吐浑觉去了王城养马,石骆儿心里落下一块石头,只是以后在赫连姐妹面前,不能理直气壮说绑架的缘由了。

前日,贺兰老爷提到王城,养父要是在那儿的话,说不定以后去王城可以遇见养父。王城是啥样?比阿秋城还要壮观吧?石骆儿有些想入非非。

“头儿不想听第二件好事了?”公良嘉措见石骆儿在想心事,以为他是想他养父。

石骆儿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连忙道:“听,你说就是,第二件好事是啥?”

公良嘉措道:“头儿,这第二件事更是好事,不知我当讲不当讲?”

“大小姐请讲,俺洗耳恭听。”公良嘉措这么谦虚,让石骆儿有些飘飘然。

公良嘉措见头儿又冒出文绉绉的酸词来,不觉微微露出不易察觉的一丝笑意,说道:“当日咱们离开黑松城的时候,未心公主说,等咱们从阿秋城回来,要将头儿送回她那儿,如今你已经成了我等大头领,这约定不知如何是好?”

石骆儿真以为还有好事等着他,可惜公良嘉措说的这话让他瞬间掉进了冰窟里。

这哪里是什么好事!自个儿就是大小姐送人的玩物,当了賊头领好懒挺直一点腰杆,这些天正思量自个儿的大心思呢!

贺兰老爷一番话勾起了石骆儿更大的心思,也在他心头挠痒痒!

今儿二头领说出这番话来,令人沮丧,回头再送回未心主子那儿当奴儿,这不是玩弄自个儿吗!

石骆儿拉下脸来道:“二头领的意思呢?”

刚才称呼公良嘉措为大小姐是亲近,这会儿石骆儿气得连大小姐也不叫了。

石骆儿一心想着,姑且就在这儿呆着,公主说不定忘了他,公良嘉措提醒他这档子事,啥意思?有让头儿去跳火坑的属下吗?

公良嘉措看石骆儿显然在闹性子,耐心道:“这个属下听头儿的意思,你要是回呢,属下护送你去,不管你是不是未心公主的奴儿,属下愿意追随头儿。”

公良嘉措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听自个儿的意思?可能吗?要是真为头儿想,提都不要提这事,烂在肚子里才好。公良嘉措只说回未心主子那儿,怎么怎么着,不回去的话一句都没有,这意思不是明摆着吗?石骆儿一肚子牢骚。

石骆儿鼓着眼睛,看着公良嘉措,心说,就算石塔没教俺读懂女人心,俺也明白你的心,虚情假意的夜叉!你要是真心护主,给个信到公主那儿,说声把俺的奴儿身份脱了,不就行了。

石骆儿当了头儿,可以生气了,见公良嘉措装傻,便忿忿道:“照二头领的意思,咱还是要讲信义,俺接着过去当奴儿,是不是?”

公良嘉措道:“头儿不要担心,未心公主如今不是对头儿挺好的吗?贺兰老头说过,未心主子的血给了你,就是以身相许的意思。”

“贺兰老头的话你也信,他可一肚子坏水。”石骆儿气急败坏。

石骆儿在贺兰老爷面前装贤女婿,这会儿又痛骂贺兰老爷,公良嘉措很奇怪:“你怎么知道他一肚子坏水?”

石骆儿意识到自个儿说漏了嘴,急中生智,掩饰道:“你没看出来,哪有岳丈老儿劝女婿造反的?分明是没按好心!”

公良嘉措轻轻一笑,嘲讽道:“头儿又不真是他女婿。”

石骆儿见公良嘉措一笑,满脸春色,情不自禁道:“未心主子有你对俺一半好,俺也就认了,将就娶她就是。”

石骆儿胆子大了,胡吹起来。

“属下待你有这么好吗?”公良嘉措没被他的玩笑话噎着,倒露出女儿家的劲儿来。

石骆儿回过神来,告诫自个儿千万别让这夜叉迷惑,在石塔村的时候听说过她迷惑过不少人的,和那个梁丘大公子就不清不楚,与那个虎哥儿更有些暧昧,是不是虎哥儿死球了,夜叉要迷惑自个儿?石骆儿有些紧张。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神情紧张,哪里想到他在思量那些腌臜事,催促道:“石头儿,你到底去不去践约?”

约定又不是自个儿定的,是你公良嘉措和未心主子两人定的,与俺何干!石骆儿很气恼,却又无计可施。

石骆儿只要被公良嘉措贬为奴儿,就啥也不是,只好怏怏不乐道:“二头领,你说去就去吧,你看咱啥时候出发比较好?”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答应了,高兴道:“属下觉得越快越好,省得公主担心。”

石骆儿没好气道:“她能担心俺?”

公良嘉措有些不怀好意道:“未心公主想必喜欢着头儿呢!头儿也必定喜欢未心公主吧!”

公良嘉措试图用巫马未心诱惑石骆儿,可惜这会儿,石骆儿当着大爷挺好,不想再受苦。

石骆儿苦着脸道:“她喜欢俺?她怎么对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巫马未心一贯喜欢用鞭子打人哎!石骆儿想起来就是一段伤心苦难史。

公良嘉措看着石骆儿满脸的苦恼,劝慰道:“石头儿,公主一直疼着你,你看,当初属下家里这么多奴儿,她怎么就看上头儿你了呢?属下以为这就是公主和头儿的缘分。”

石骆儿越听越不是滋味,公良嘉措今儿怎么啦?前儿不是要我娶赫连姐妹吗?俺一百个乐意,现在姐妹花丢了,贺兰老爷提起未心主子的事,难道大小姐要当真?问题是未心主子这个女罗刹难缠,这要是天天在枕头边问宝塔的事,自个儿还活不活呢?!

石骆儿提醒公良嘉措:“二头领要给我们保媒?人家是公主,咱是奴儿!”说到奴儿二字,石骆儿话音加重了许多。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担心这个,就说道:“未心现如今是一个庶民,头儿跟未心好好说说话儿,说不定她就免了头儿的奴儿身份,这样一来不就般配了吗?”

石骆儿还是不想去,道:“你让俺去求她,俺可不想求她。再说了,俺要是又去当了公主的奴儿,你们怎么算,都成了公主的奴儿?”

公良嘉措自有主意:“头儿切莫生气,你只是未心一人的奴儿,还是我们的头儿,我们依旧听头儿你的。再说,这男人当女人的奴儿,不是挺好的事吗?头儿想想,你要是喜欢一个人,是不是乐意当她的奴儿?”

石骆儿心说,这是什么话,反驳道:“照二头领这么说,一个女子喜欢一个男子,是不是也乐意当男子的奴儿?”

石骆儿自以为得计,怎料公良嘉措一本正经道:“一个女子喜欢一个男子的话,她会想尽法子,让这个男子当她的奴儿。”

啊?!天下哪有这种道理!

石骆儿跟公良嘉措讲不清理,这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就不知道赫连姐妹讲不讲理,石骆儿满脑子想着别的女人。就是想不起公主来,尽管公主也曾出现在好梦中。

 男人的胳膊拧不过女人的大腿,公良嘉措要石骆儿去,一切废话都是多余的,石骆儿一千个不乐意也得去。

这回就公良嘉措一人陪着石骆儿去,连公良造也不带,石骆儿本来想公良造已经是奴儿身份了,想必不会再为难自个儿,要是一起去的话,读读公良造的心,间接得到公良嘉措的想法,这希望也落空了。

石骆儿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公良嘉措有意为之。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