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二章 客栈弄险


【2016-04-12】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二章 客栈弄险

杀了军爷,客栈是不能待了,需要换个地方。公良嘉措说自己知道一个地方可去避一避,不过说话的语气很是忸怩,巫马未心一看就明白,那里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不想被她带坏了,想了想道:“我有个地方可去,而且没人敢搜!”

 

公良嘉措一听,这敢情好,就问哪里。

 

巫马未心说出三个字:“南宫殿。”

 

南宫殿?那是赫连鼎的老巢,能进去吗?

公良姐弟不解。

巫马未心自有法子。巫马未心让公良嘉措恢复女儿身,扮成尕奴儿,拿着她的信物去找赫连含兮,说是只要赫连含兮见到她的信物,必定来找她,公良嘉措将信将疑拿着信去了。

 

公良嘉措刚走不久,街上就开始大乱,显然是酒家为了保命,已经报官,一时间到处都是敲门声。巫马未心没露头,自然不要紧,不过就怕来人搜身露馅。公良造见状,飞身上了房顶,躲着去了。剩下不算个人的皇甫骆还搞不清状况,想继续睡觉肯定是不行了,就在那里看着马儿吃草。

 

阿秋城内也有几万人住着,几千户人家,一家家搜困难,既然酒家说杀人者是外来的,就好办了,先搜客栈,所以不一会儿就搜到这里来了。

 

一队军爷乒乒乓乓闯进了客栈,酒家在前面认人。踢开了所有房间也没有搜到人,客栈老板舒了口气,要是在自己客栈找到贼人,也得连坐。

就在军爷们要离开时,酒家为了邀功保命,留了心眼,看见了有两匹坡直马在马厩,就跟军爷说,这马儿可是性子烈,骑的人必定不一般。军爷看到这两匹坡直马,有些眼热,就问客栈老板是谁的马。

 

客栈老板想瞎说也不敢,想说真话也不敢,就说自个儿没注意,问问那个马倌,他应该知道。军爷一听有道理,就来问骆奴儿。

 

骆奴儿看了一眼军爷,又看了一眼客栈老板,沉着回话:“这是主人的马。”

 

军爷问:“你家主人做什么的?”

 

“贩马的。”骆奴儿现编了一个。

 

军爷又问:“哪几匹马是你家主人的?”

 

“这三匹马。”骆奴儿一一指给军爷瞧仔细了。

 

军爷走过去仔细瞧了瞧三匹马儿,问:“你家主人骑哪匹马?”

 

“这一匹。”骆奴儿指了指那匹灵胡马。

 

军爷一看这匹灵胡马哑然失笑,心道,这是男人骑的马吗?不过有钱的主子骑这样的马儿也挺正常。看骆奴儿说得滴水不漏,军爷信了七八分。不过转念一想,来了一趟,也不能白来,这两匹坡直马着实招人喜欢,就说:“去,把你家主人叫来。”

 

骆奴儿没法,只好去叫人。两个军爷跟着他一起去,到了房门口,骆奴儿敲门。

巫马未心正在等公良嘉措的音信,忙来开门,一看是骆奴儿,没好气道:“你这奴儿,不在马厩,跑来作甚?”再一看,骆奴儿后面跟着军爷呢,就不再骂他。

 

骆奴儿不动声色道:“军爷们请主人过去,想看看主人贩卖的两匹马。”

 

在这紧要关头,巫马未心反应也快,心想骆奴儿什么时候编瞎话编得这么好?自个儿成了贩马的了?就配合道:“我这就过去。”

 

到了院子,等着回话的军爷一看巫马未心的样,心想也就他这样纸糊似的,骑个灵胡马算不错了,就问:“这两匹坡直马是你的。”

 

“是在下的。”巫马未心面无表情地回话。

 

军爷看着这两匹坡直马,还是放不下,继续问:“卖哪儿去?”

 

巫马未心答道:“卖禁马坊去。”

 

“禁马坊?”军爷一听,有些惊讶,“那里是邦主家的马房!”

 

“正是。”巫马未心冷冷道。

 

军爷一听来头挺大,赫连府的马儿可碰不得,不敢造次,转身要走。就在此时,酒家说了句话,让巫马未心和皇甫骆心惊胆颤。

 

酒家说道:“我怎么看着这家主人不似个男的!”

酒家为了保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他又是接待人的主,所以观察比较仔细。但凡客人有什么异常,酒家总是敏感。酒家说这话时,不对着巫马未心说,而是对着骆奴儿,这是酒家的习惯,轻易不得罪人。

 

军爷一听这话,又掉过头来,端详巫马未心,觉得这个小白脸是有点儿女里女气的。

巫马未心见军爷打量自己,心头大怒,脸色就不好起来。

这时皇甫骆偷眼看见屋顶上的公良造匍匐在那里,准备发难,心里不由害怕,这要打起来,自己也跑不了。

 

军爷看了看巫马未心,狐疑道:“是有点像个娘们。”想要动手动脚。

 

公良造刚要下来宰人,就听见客栈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谁在胡说八道,看我家相公好欺负么?问问老娘再说。”

 

众人听见,都朝客栈门口看去,公良嘉措正从门口进来。

也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功夫,谁给她描的红,花里胡哨的。

但见公良嘉措像是摇摇摆摆过来,倒不如说大步流星,夜叉似的,挡在了众人跟前。

这是一个真娘们,错不了,军爷们看她这架势,都后退了三步,这是不好惹的娘们。

 

酒家看着公良嘉措有点眼熟,可万万没想到就是刚才在酒肆里喝酒的汉子。

军爷想,幸好刚才自己手脚慢了一些,否则这娘们一急,敢扇自己耳刮子,人家一个夜叉,喜欢小白脸,咱起什么劲,就骂酒家道:“都是你瞎眼,男的女的都分不清,走!”军爷们讨个没趣,赶紧去别的地方抓人。

 

等军爷门都走了,公良造也从房顶上下来,客栈老板吓得就差去厕所了,小心伺候道:“各位爷,小的求求你们,等过了这风,赶紧找个地方躲躲,我这一家老小实在是没地方去。”

 

公良嘉措安慰他道:“放心,不会连累到你,一会儿我们就走。”

 

公良姐弟和巫马未心回到房里,巫马未心问公良嘉措:“信物送到了?”

 

公良嘉措道:“送到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巫马未心觉得这妮子还真能耐。

 

“不是怕你们出事么。”公良嘉措是一路紧赶慢赶跑回来的。

巫马未心心有余悸道:“幸好你回来了,否则我真的学学撒泼。”

 

公良嘉措听她这么说,不禁笑了:“现在我就来教你怎么撒泼。”

 

“你这口红哪里来的?”巫马未心看着公良嘉措一脸的画符,有点想笑。

 

公良嘉措生气道:“别提了,到了赫连府门口,说了说,该死的奴才倒是接信物进去,谁知他没事找事,说我是不是女装男扮,气不气人。”

 

巫马未心来了一句:“没给她一耳刮子。”

 

“待会去,补上。”公良嘉措心想,刚才就想给他一个耳刮子来着,不就是看在你的面上吗。

 

巫马未心问道:“待会去?事情办妥了?”

 

公良嘉措道:“是啊,有个丫鬟出来说,赫连大小姐要亲自来呢。我怕你们出事,告诉她个地址,赶紧先来了,路上抓了人家一个灯笼纸,就把自己糊上了,还真管用。”

 

巫马未心看着公良嘉措的画符脸,有了主意:“你等会儿,我去要些女红来给你画上。”

 

公良嘉措不知道巫马未心何意,问道:“你给我画什么?我还是换成男装自在。”

 

巫马未心解释道:“这个不行,咱要在赫连家待着,我是不能露脸的,南宫夫人认得我,你当小姐,我当丫鬟才能混进去。”

 

公良嘉措浑身不自在,自己在家是当着大小姐,只是父母和二妹早亡,自己就没把自己当女人看,三个兄弟也把自己当兄弟了。大哥帮着好歹说了门亲,没过门呢,就没了丈夫。大哥又说让自己去顶丈夫的缺,当了二头领,也是汉子里厮混的,这要去赫连家做个小姐状,还不憋死。

 

又一想,说不定有个机会做了赫连鼎父子三人,这黑库邑之围,也就解了。不过这么一做,又要出卖巫马未心一回了,反正出卖过她一回,这第二回也就没什么负担了,只是没想好给巫马未心什么回报。巫马未心做过公主,见着的好东西多了去了,上回让她挑自己的奴儿,这丫头一个也不上眼,要不把三弟给她得了。

 

公良嘉措这样想着,可事情却不见得如她所愿。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