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九章 查案遇刺


【2016-04-20】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九章 查案遇刺

北宫冒那里很快有了这帮贼人的消息。

 

都是一些乌合之众,这些人是附近纳木邑的人,听说黑库邑被义军占领了,可汗和赫连邦主也奈何不得,于是三三五五纠集起来,要投奔黑库邑讨口饭吃。

这帮人啥都没有,穷的叮当,担心和义军攀不起,因此领头的决定到这儿来打个劫,算是给义军一个见面礼。

 

北宫冒一去,这些人都投靠了北宫冒,反正原先的头儿也死了。

 

公良嘉措见事情已经平息,就要回黑库邑城,巫马未心这回必须跟着去了,以免再有危险,至于皇甫骆除非他死了,巫马未心到哪里,他得跟到哪里。

 

公良止告诉巫马未心说,当初从梁丘家买了这奴儿是三年的契约,言外之意是可别真把他弄死了,好歹留人家一个活路。

可巫马未心却打定主意,三年期满他还不招,那就别怪自个儿心狠了,给他个全尸,算是给公良止一个面子。

 

黑库邑城在公良嘉措的治理下,大有起色,百里盛大喜。

 

众头领都觉得,这攻城掠地是男人干的活儿,这买卖做饭就该是公良嘉措这样的男人婆做的事儿。

公良嘉措自己却也想上阵杀敌,有心将二哥公良胥找来替代自个儿,但是大哥公良止不许,说石塔村这地方虽然不大,也是要紧,上次吐浑觉为什么选这个地方扎营,必有蹊跷。

公良嘉措听大哥这么讲,只好在邑城挑起担子,做起邑长要做的事来,人称端木爷。

 

大头领百里盛、二头领公良嘉措和七头领乐羊洪驻扎在邑衙之内,而其他头领各管四门要害。

百里盛和乐羊洪只管义军要务,公良嘉措坐在邑衙处理邑城大小琐事。

 

然而,公良嘉措要做的事情多了,麻烦也就随之而来。

 

这一日,一家酒楼的伙计来报,说是酒楼之内打死人命,请端木爷过去处理。

巫马未心闲来无事,想过过邑衙主簿的瘾,也要一同前往,公良嘉措应允。

这回巫马未心不用坐灵胡马了。端木爷得有端木爷的威风,原来邑长的骈马还在,两匹火儿马长得跟两团火似的,甚是威武,却又甚是温顺,俱是骈马良驹,幸好未被公良造糟蹋。

公良嘉措要是骑马出去,城里人怎么看也会觉得她是个贼头子,要是坐駢马,不用言语,百姓家知道邑长大人来了。

皇甫骆虽然不熟悉火儿马,但是他身上的马味道,火儿马熟悉得很,故而马车赶得十分轻巧。

公良嘉措坐在马车上赞许他赶马车水准比那个喽啰强多了,许诺道:“骆奴儿,以后这两匹马就归你了。”

公良嘉措想做个好人,大哥送给骆奴儿的马死掉了,自个儿给他补偿一下。

同在马车里的巫马未心不悦,心道,既然你已经把骆奴儿给了我,骆奴儿现在是自个儿的奴儿,要给也得先给我,再赐予这个奴儿,你直接给了,算怎么回事?

不过巫马未心当时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这会儿她心情挺好,可以出来兜兜风,看看死人。

皇甫骆赶着马车,跟着伙计的指点,就来到了酒楼。

到那儿一看,皇甫骆脑袋顿时发凉,好么,自己受辱之地!

巫马未心也注意到了,在跟着公良嘉措进去的当儿,不怀好意地说:“骆奴儿,这是个好地方,你可仔细站好了地方。”

皇甫骆想起当日的窘境,自个儿就多看了人家几眼,差点把小命丢了,只是最近杀了人,胆子大了一些,一梗脖子道:“回主子的话,俺会当心的。”

巫马未心霎时心头怒起,这奴儿越发不敬自个儿了,难道他有持无恐?如今天已经大热,用冷水便宜这奴儿了,有心再给他一盆开水,烫死他。

巫马未心一边生气,一边跟公良嘉措进了酒楼,见里面果然有二人在挺尸。

公良嘉措一问才知道,地上二人俱是来喝酒的义军士卒,不知何故在此打斗而亡,有若干客官亲眼目睹此事。

酒店老板絮絮叨叨这么说着,瞧他的意思就是,你们义军的人闹事,自家人相互打斗而死,不是酒楼的责任,请端木爷看着办吧。

公良嘉措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自己的人,理亏,再说这事常有,反正人死了,没法问明白谁对谁错,就叫外面候着的人进来拉尸首。

这时候,皇甫骆把骈马拉得离酒楼远远的,生怕女罗刹使坏,再不敢靠近酒楼墙根。

就在他蹲在马车旁,眼睛巡街的时候,发觉情况不妙,发现有人要加害公良大小姐,不由心急如焚。

原来,酒楼对面那一家布店已经被义军洗劫一空,并无人住,门也是关着的,看起来没有异常。

可是,由于上次被未心主子的丫鬟浇了一盆冷水,皇甫骆不由自主地瞅了一眼二楼那个泼水的窗口。

皇甫骆见那窗口边坐着一人,那人正斜视那家布店,不用看那人手势,一看那人眼色,皇甫骆便读出了那人的心思,只等公良大小姐走出酒楼,布店里面的人便要动手。

布店的窗户似有开有一小口,恐是里面有弓箭准备,再看大街两头街角,有人影晃动,皇甫骆无法看清这些人等眼色,却已经猜到,这些人的袭击对象,应是公良大小姐。

皇甫骆没去担心巫马未心,倒是想这些人是来刺杀女罗刹的就好了,射死了她,自己就解脱了。

公良嘉措却不同,赏罚分明,死了坡直马,倒想着把火儿马赏给皇甫骆,所以皇甫骆第一个念头便是担心公良嘉措的安危。

皇甫骆很着急,当务之急是告诉公良大小姐,可自个儿不知道酒楼里面倒底如何情况,贸然进去,公良大小姐未必相信,况且窗口那人就在酒楼里面,只要自个儿稍有不慎,恐怕公良大小姐更加危险。

皇甫骆虽然能够读懂人家心思,却读书不多,胸无良策。

皇甫骆在马车那里抓耳挠腮,眼见那些邑衙卫兵在搬尸体出来,公良大小姐也要出来,皇甫骆不知如何是好。

情急之下,皇甫骆不再多想,驾起马车就往酒楼门口冲了过去,当着大街,拦在了酒楼门口。

这时候巫马未心先出来了,一眼看见自个儿的马车挡在门口,骆奴儿在那里折腾火儿马,巫马未心刚才的火还没有发出来呢,见他正好撞上来了,就骂骂咧咧道:“该死的奴儿,连个车也停不好。”

这时公良嘉措也到了门口,看见骆奴儿手忙脚乱的扣住马车,有些奇怪。

也就在此时,布店窗口里面的两支雕翎箭已经激射而出,巫马未心和公良嘉措的注意力都在皇甫骆身上,全无察觉。

幸好,皇甫骆看似在折腾马车,眼睛则死盯着窗户,但见动静,就已经把马车挡住了视角。

想是里面的人要必杀公良大小姐和巫马未心,不管皇甫骆如何阻挡,依旧设法射出了箭。

一支雕翎箭正好被皇甫骆赶的马车挡住,射在了车厢上,另外一支箭却被皇甫骆用身体生生挡住,射中了皇甫骆的肩头。

这箭来势凶猛,皇甫骆被射中后,竟翻身倒地。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