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八甲田山雪中行军遭难


【2021-09-16】 【军事】


近代史上最大的山难事件

——近代史上最大的山难事件——八甲田山雪中行军遭难

1902年,日本和沙俄的摩擦愈演愈烈,随时有爆发战争的可能,但中国东北气候寒冷,为了应付拥有丰富的严寒气候作战经验的沙俄军队,日军决定在日本最北端的青森县和弘前县进行冬季演习,演习项目之一就是翻阅八甲田山。

八甲田山环境恶劣,气候多变,当地人都不敢轻易踏足,日本军部忽略了这些条件,组织了由神成文吉大尉率领的陆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5联队第二大队的210人,和由福岛泰藏大尉率领的步兵第31联队的37人兵分两路进入青森县和弘前县。

神成文吉虽然是指挥官,但军部还派遣了他的上司山口鋠少佐参与行动,这导致了指挥权混乱,神成文吉在和山口鋠有冲突时无法达成一致下达命令,埋下了悲剧的种子。由于他们的部队行军路程短,途中又会经过一个温泉,官兵们就放松了警惕,觉得“反正第二天就可以泡温泉了”,并没有认真的去准备。而且原本这支队伍只有几十人,但由于山口鋠好大喜功,觉得几十人太少,先扩充到了一百多人,又加入了十几人的军官考察团,最终变成了200多人又携带了大量辎重的大部队

于是,第5联队就这样踏上了死亡之旅。

行军过程中风雪突然增大,太阳也落山了,无论是大部队还是跟在后面的雪橇队都难以前进,去探路的人也因为没有向导而迷路,山口鋠命令放弃雪橇,让雪橇队的士兵人力背负物资,一下子就拖垮了部队进度,晚上8点,部队就地露营,但士兵们没有受过雪地露营的训练,无法挖出能保温的雪墙。而炊事班也无法在雪上做饭,因为即使生火成功,雪一旦受热融化, 煤炭与木柴往下沉, 大锅也跟着一起歪斜掉,在砍柴过程中,又有许多士兵手指冻伤。而且因为寒冷,衣服冻僵了,罐头冻的无法打开,米也冻成硬块,大小便只能撒在身上,许多人因为小便结冰,冻坏了生殖器而昏死。

勉强挨到第二天凌晨,认为无法再行军的神成文吉决定原路返回,但出发后仅仅一小时,他们就又迷路了,一路上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只能顶着风雪前进,他们走了整整14个小时,却只走出700米,此时的士兵们已经精疲力尽,连挖雪洞的力气都没有了,食物也冻的无法食用,只能大伙儿围成几层圆圈,把冻伤的人围在中间保暖,其他人一边踏步一边唱歌避免昏迷,尽管如此,依然有人不断倒下,到了晚上9点点名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亡,三分之一的人严重冻伤,只剩下71人还能勉强行动。

到了第三天,接近绝望的第5连队像没头苍蝇一样出发了,不知方向的他们走到了悬崖峭壁上,一些被严寒冻的精神错乱的士兵们大喊“我们从悬崖跳下去吧”,还有人喊“我们做木筏漂流吧”然后疯狂用刺刀砍树,而神成文吉也绝望的在悬崖边说“我们被老天爷抛弃了。”

指挥官都陷入绝望,士兵们更是士气不振,派出的探路志愿者此时找到了前往田茂木野的村庄的路线,所有人立刻行动,但当晚的风雪再次加大,等到第四天点名时,还活着的只有30人了。剩下的人拼命挣扎走到一条岔路,神成与山口决定决定一半往左一半往右,分散风险避免连队全灭,任何一队到达村庄,立刻请村民过来救援另一队。

向左前进的神成选对道路,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前进了,最终他下达命令,所有人就地解散,各自逃生,随后昏迷,而剩下的士兵也因为衰弱大多只能抱在一起凄惨等死。

因为时间已经过了5天,依然不见第5联队的踪迹,感觉大事不妙的日军大本营慌忙组织了救援队进行搜山,前后共派出一万多人,后藤伍长幸运的被救援队发现,此时他已经浑身冻僵濒临死亡,但却仍然倚着步枪站立着,嘴里不停念叨着“神成大尉,神成大尉”“不要吃我”等话语,救援队判断神成应该就在附近,果然在100米开外发现了他,此时的神成文吉整个身体已经冻成冰块,没有戴帽子或者手套,脖子埋在雪中,医护人员根本无法把应急药物穿透皮肤注射到他体内,只能掰开他的嘴从舌头注射,注射后神成文吉恢复意识,模糊的说了些没人听得懂的话语就死了。

到了第11天,捜索队发现了因躲入猎户的烧炭小屋而生还的长谷川特务曹长、阿部寿松一等兵、佐佐木正教二等兵、小野寺佐平二等兵4名生还者及其他4人的遗体(这4人因体能状况较好,将小屋让与长谷川等人选择在屋外宿营而冻死),但佐佐木、小野寺两人在救出后死亡。

最终,这场出发时有210人的部队,只有11人幸存,其中包括后藤又有8人截肢。部分被截肢的士兵声称自己在雪中听到了“我要吃他的手”“放心人人有份,不过脚归我”,这都是严寒导致的幻听幻视。

根据搜救人员的说法,被发现的尸体都弯曲了手,伸出了腿,背也弓起来,许多人眼睛流血,死不瞑目。 嘴巴像窒息一样张大,全都没有手套和赤脚。 有一些尸体像面包块一样,一拿就掉碎屑。[/cp]雪中行军遭难

1902年,日本和沙俄的摩擦愈演愈烈,随时有爆发战争的可能,但中国东北气候寒冷,为了应付拥有丰富的严寒气候作战经验的沙俄军队,日军决定在日本最北端的青森县和弘前县进行冬季演习,演习项目之一就是翻阅八甲田山。

八甲田山环境恶劣,气候多变,当地人都不敢轻易踏足,日本军部忽略了这些条件,组织了由神成文吉大尉率领的陆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5联队第二大队的210人,和由福岛泰藏大尉率领的步兵第31联队的37人兵分两路进入青森县和弘前县。

神成文吉虽然是指挥官,但军部还派遣了他的上司山口鋠少佐参与行动,这导致了指挥权混乱,神成文吉在和山口鋠有冲突时无法达成一致下达命令,埋下了悲剧的种子。由于他们的部队行军路程短,途中又会经过一个温泉,官兵们就放松了警惕,觉得“反正第二天就可以泡温泉了”,并没有认真的去准备。而且原本这支队伍只有几十人,但由于山口鋠好大喜功,觉得几十人太少,先扩充到了一百多人,又加入了十几人的军官考察团,最终变成了200多人又携带了大量辎重的大部队

于是,第5联队就这样踏上了死亡之旅。

行军过程中风雪突然增大,太阳也落山了,无论是大部队还是跟在后面的雪橇队都难以前进,去探路的人也因为没有向导而迷路,山口鋠命令放弃雪橇,让雪橇队的士兵人力背负物资,一下子就拖垮了部队进度,晚上8点,部队就地露营,但士兵们没有受过雪地露营的训练,无法挖出能保温的雪墙。而炊事班也无法在雪上做饭,因为即使生火成功,雪一旦受热融化, 煤炭与木柴往下沉, 大锅也跟着一起歪斜掉,在砍柴过程中,又有许多士兵手指冻伤。而且因为寒冷,衣服冻僵了,罐头冻的无法打开,米也冻成硬块,大小便只能撒在身上,许多人因为小便结冰,冻坏了生殖器而昏死。

勉强挨到第二天凌晨,认为无法再行军的神成文吉决定原路返回,但出发后仅仅一小时,他们就又迷路了,一路上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只能顶着风雪前进,他们走了整整14个小时,却只走出700米,此时的士兵们已经精疲力尽,连挖雪洞的力气都没有了,食物也冻的无法食用,只能大伙儿围成几层圆圈,把冻伤的人围在中间保暖,其他人一边踏步一边唱歌避免昏迷,尽管如此,依然有人不断倒下,到了晚上9点点名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亡,三分之一的人严重冻伤,只剩下71人还能勉强行动。

到了第三天,接近绝望的第5连队像没头苍蝇一样出发了,不知方向的他们走到了悬崖峭壁上,一些被严寒冻的精神错乱的士兵们大喊“我们从悬崖跳下去吧”,还有人喊“我们做木筏漂流吧”然后疯狂用刺刀砍树,而神成文吉也绝望的在悬崖边说“我们被老天爷抛弃了。”

指挥官都陷入绝望,士兵们更是士气不振,派出的探路志愿者此时找到了前往田茂木野的村庄的路线,所有人立刻行动,但当晚的风雪再次加大,等到第四天点名时,还活着的只有30人了。剩下的人拼命挣扎走到一条岔路,神成与山口决定决定一半往左一半往右,分散风险避免连队全灭,任何一队到达村庄,立刻请村民过来救援另一队。

向左前进的神成选对道路,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前进了,最终他下达命令,所有人就地解散,各自逃生,随后昏迷,而剩下的士兵也因为衰弱大多只能抱在一起凄惨等死。

因为时间已经过了5天,依然不见第5联队的踪迹,感觉大事不妙的日军大本营慌忙组织了救援队进行搜山,前后共派出一万多人,后藤伍长幸运的被救援队发现,此时他已经浑身冻僵濒临死亡,但却仍然倚着步枪站立着,嘴里不停念叨着“神成大尉,神成大尉”“不要吃我”等话语,救援队判断神成应该就在附近,果然在100米开外发现了他,此时的神成文吉整个身体已经冻成冰块,没有戴帽子或者手套,脖子埋在雪中,医护人员根本无法把应急药物穿透皮肤注射到他体内,只能掰开他的嘴从舌头注射,注射后神成文吉恢复意识,模糊的说了些没人听得懂的话语就死了。

到了第11天,捜索队发现了因躲入猎户的烧炭小屋而生还的长谷川特务曹长、阿部寿松一等兵、佐佐木正教二等兵、小野寺佐平二等兵4名生还者及其他4人的遗体(这4人因体能状况较好,将小屋让与长谷川等人选择在屋外宿营而冻死),但佐佐木、小野寺两人在救出后死亡。

最终,这场出发时有210人的部队,只有11人幸存,其中包括后藤又有8人截肢。部分被截肢的士兵声称自己在雪中听到了“我要吃他的手”“放心人人有份,不过脚归我”,这都是严寒导致的幻听幻视。

根据搜救人员的说法,被发现的尸体都弯曲了手,伸出了腿,背也弓起来,许多人眼睛流血,死不瞑目。 嘴巴像窒息一样张大,全都没有手套和赤脚。 有一些尸体像面包块一样,一拿就掉碎屑。



              
 

copyright©2018-2022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