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章 九条命


【2016-04-20】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二十章 九条命

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大惊失色,没想到陡然遇到此等变故。

不愧是公良家的大小姐,南坡的二头领,公良嘉措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很快镇定下来,挡在了巫马未心前面。

那几个兵士顾不得死了的兄弟,慌忙跑过来护卫。

因为邑城太平了一段时间,义军的兵士们要么守着城门,要么在哪儿猫着,街面上没有其他人接应,不知道敌人情况如何,所以跟来的兵士都十分紧张。

这时就看见皇甫骆从地上又翻起身,在那儿喊道:“主子,上马!”

原来皇甫骆刚才折腾火儿马,就是要解开马头,而他自个儿留心着暗箭,虽被暗箭伤到,却无大碍。

公良嘉措看得分明,良机稍纵即逝,不待多言,拉起巫马未心,道了声“走”,就飞奔上马。

巫马未心一个柔弱女子,公良嘉措不拉还好,一拉差点被摔个四角朝天。

这时候公良嘉措顾不得巫马未心这一踉跄,杀敌要紧,自个儿上了马,立即成了女夜叉,从卫兵那里抄起一杆长枪,居高临下,想也不想,“嗖”的一下,猛不丁地把长枪扎进了那个窗户口,里面顿时传来两声死叫。

公良嘉措又从另外一个卫兵那儿抓过一杆长枪,横枪立马,扫视周围,但有动静,便要上前厮杀。

不过带着巫马未心这个累赘,公良嘉措不能放开手脚打仗,于是对皇甫骆喊道:“带你主人上马!”

皇甫骆纵有千般不甘也得听命,巫马未心就有万般无奈也得要命。

皇甫骆过来一把拖起要跌倒的主子,死命扶上马,正要死抽马屁股,让巫马未心逃命,这时公良嘉措低声喝道:“你也上马!快——!”

皇甫骆有点懵,自个儿可不愿和主子一起骑马,但终是明白了公良嘉措的用意。

火儿马不是战马,一旦受惊,那就要了女罗刹的小命。

归根到底,皇甫骆只是用来护主的奴儿,不容多想,皇甫骆纵身跳上巫马未心的火儿马,一手揽住巫马未心的细腰,一手勒住缰绳,双腿一夹马肚子,也不管巫马未心是否经受得住,玩命向前驱赶火儿马。

巫马未心惊慌失措的要活命,只好任他胡来,这会儿就是想要宰了这不知死的奴儿,也得等回去之后。

公良嘉措见二人都上了马,便在前面开道,三人骑着马拼命向邑衙方向疾驰。

跟来的兵士都是公良嘉措的手下,不放心二头领的安危,都跟着三人的火儿马一起向邑衙方向跑。

皇甫骆隐约看见街头有几个人想要前来阻挡,但见公良嘉措手中长枪挥舞,势不可挡,那几个人竟然吓得不敢冒头,任由一行人冲了过去。

邑城并没有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三人就冲到了邑衙门口,公良嘉措向邑衙里面高声叫道:“里面的,快出来,护着人。”

公良嘉措自个儿并不下马,而是叫门口的一个卫兵去召集人,然后喊上其他卫兵,回头又纠集跟着跑回来的几个兵士,杀了回去。

百里盛不在衙门,大概巡视四门去了。

公良造听到邑衙外面好像是大姐在呼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冲了出来,在衙门里的乐羊洪也跟着出来。

二人刚出来,就看见公良嘉措已经绝尘而去,只看到那帮兵士跟在后面跑。

此时皇甫骆已经下了马,又把惊魂未定的巫马未心扶下马。

公良造和乐羊洪看到巫马未心和骆奴儿十分狼狈,骆奴儿肩头破了,似乎还受了点伤,知道出事了。

公良造问了巫马未心几句,知道了大概缘由。

刚好那个进去叫人的卫兵带着一些人出来,公良造就对乐羊洪说:“七头领,你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

说完也来不及不骑马,带着兵士们飞奔而去。

乐羊洪安排巫马未心进衙门休息。

皇甫骆牵着火儿马去马房。

皇甫骆想起刚才的事,心有余悸,摸一下肩膀,好像只是擦破点皮,觉得自个儿运气挺好,没被暗箭射死。

可就这一会儿功夫,皇甫骆忽然感到四肢无力,马缰在手里没了感觉,软到在马房门口。

有几个衙门里的看见了,跑过来查看情形。

有人翻开了皇甫骆的肩膀,惊叫道:“不好,这伤口流的是黑血!”

箭头上有毒?!

乐羊洪和巫马未心听到那边大呼小叫的,也过来查看。

这黑库邑城里都是草莽英雄,自然没人使毒,整个黑库邑也未听说过谁使用毒箭的,就是放在整个上丘邦国,又有何人能使毒呢?

使毒者不可活,这是上丘的古训,今日何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射出了毒箭?

邦国里没人使用毒箭,也就没有人去研究解毒,故而皇甫骆今日中毒,难免一死,大家心知肚明。

乐羊洪吩咐人把皇甫骆抬进马房,既然大伙都不会解毒,也只好等二头领回来再作计较。

等到天黑,公良姐弟才回来。

因为城里出了这等大事,众头领接到消息,都来到了邑衙。

众人都看着公良嘉措,公良嘉措就把事情来由说了一遍。

百里盛首先问:“抓到细作没有?”

公良嘉措摇头道:“我等再杀回去,那些人都跑了,酒楼里的老板和酒保竟然被他们灭了口。我与小弟,把周边全翻了个,也没有找到可疑之人。”

公良嘉措有些懊悔,当时应该把兵士留在那儿,这样的话酒店老板和酒保也许死不了,可以问出点消息来。

百里方道:“布店里的人呢?”

“只有两具尸体在,别的也没有发现,就是那弓箭也没找到。”公良嘉措回去一趟,一无所获,很是沮丧。

北宫冒江湖经验多,听了之后道:“想来对方是做了准备的,不知二头领最近和何人有些仇怨?”

公良嘉措摇头不语。

高车普忍不住道:“这哪里说得清楚,咱江湖行走,谁没个仇家。”

大伙一想,高车普的话也对,众位头领谁个不背几条人命,要论起冤冤相报,那查起来真就没完没了。

众人说到很晚,也没有个结果了,百里盛只好吩咐大家小心提防,让几个头领回城门口,看好四门,不让人随意进出,又吩咐公良姐弟明日继续明察暗访各家各户。

公良嘉措听说皇甫骆中了毒,很是担心,就跑到邑衙马房里去看他,正好巫马未心也在。

公良嘉措关心地问:“他怎么样了?”

“不是很好,怕是命在今夜。”巫马未心说话时有些心神不宁。

公良嘉措惊道:“这毒这么厉害?”

巫马未心看了看躺在草垛上的皇甫骆,对公良嘉措道:“你自己看吧,他已经昏迷了。”

公良嘉措看着皇甫骆紧闭双眼,脸色发青,不免有些慌张,蹲下去摸了摸皇甫骆的前额,担忧道:“发烧得厉害!”

巫马未心问:“姐姐可曾听说这里有谁会使毒?”

公良嘉措想了一想,摇头道:“不曾有过。倒是有些中了蛇毒的,有些郎中能够医治。”

“七头领已经找过了郎中,无人会解他的毒。”巫马未心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惋惜没有解毒药,还是惋惜这家伙死了可惜。

公良嘉措寻思,巫马未心前儿说她有能耐救那匹马,说不定也有法子救骆奴儿,就试探道:“妹妹见多识广,难道这天底下就没有人会解这毒?”

“也不是没人会解,只是看这人值不值解了。”巫马未心答得似是而非,她心里在想,刚才这奴儿在马上不是轻薄自个儿,也是轻薄了,这会儿死了,自个儿也算对得起他了,只是可惜了,还没有问出他宝塔的事情呢。

公良嘉措听了,觉得巫马未心有法子,不觉有些急切道:“妹妹这是何意?难道有法子能救他?刚才可是骆奴儿救了咱俩的性命。”

巫马未心疑惑道:“何以见得?”

公良嘉措道:“白天这两支箭分明是射向我们俩的,要不是骆奴儿拼死用马车挡住,你我恐怕现在已经不能在这儿说话了。“

巫马未心在酒楼门口并没有像公良嘉措那样看得真切,当时尽忙着数落皇甫骆,因此问:”姐姐这么肯定?“

公良嘉措道:”妹妹没看见么?咱出门的时候,骆奴儿已经解开了马头,显然他是预先发现了什么,才会有此举动。”

巫马未心听了若有所思。

公良嘉措虽想救皇甫骆,可自己不是郎中,也是没有法子,见巫马未心不作任何表示,只好看一眼等死的皇甫骆,悻悻而回。

令人纳罕的是,到了第二日,皇甫骆没有死,高烧居然退了下去。

大家十分惊奇,都说这骆奴儿命大,中了这么厉害的毒都没死了。

 

皇甫骆躺在床上,身体非常虚弱,巫马未心走了进来,幽幽道:“宝塔有九层,一层一条命,昨儿我救你一命,你欠了我九条命,你已经还过了一条。”

 

皇甫骆有气无力道:“主子,俺会还你的命。”

皇甫骆自然明白,昨晚是女罗刹救了自个儿的命,只是令皇甫骆惊讶的是,这女罗刹怎么会知道石塔有九层呢?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