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仙剑奇侠传】第9章


【2022-05-14】 【游戏】


第9章

婢女阿萍∶林小姐、李公子!夫人有要紧的事,想请二位尽快回府

林月如∶哦~是什么事?

婢女阿萍∶是..是..夫人说∶您回去就知道了

婢女阿萍∶奴婢话已带到,奴婢告退

林月如∶爹!!您..您怎么会到这来?

林天南∶我来找我的女儿~不对吗?

林月如∶我才不要回去!

刘夫人∶月如..对你爹说话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呢

林月如∶爹爹一下子千方百计要逼我嫁人,一下子却又要把逍遥大哥赶走出尔反尔,根本不管女儿心里的感受!

刘夫人∶我想..你爹是为了你着想

林月如∶才怪!..对了

林月如∶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云姨,是不是您向我爹告的密

林天南∶哼~何须告密!做爹的对你的脾气还不够了解吗?从小~每当你犯了错怕被爹责骂,就跑到云姨那里躲起来,好让云姨替你求情虽然你云姨已经搬到京城来但是爹猜也猜得到,你这回离家出走,一定会来找云姨

刘夫人∶林大哥~月如不是小孩子了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咱们做长辈的,也不必太为难他们

林天南∶云妹,你放心..我今天来这里只是要确定一件事并非想责难她们

林天南∶如儿!爹问你..你离开家的这些日子都是和他在一起?

林月如∶是..是又怎样我和李大哥之间是清白的

林天南∶李少侠..当初比武招亲依旧可以算数,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只要你以后不再去找那姓赵的蛇妖女,我立刻将月如许配给你

李逍遥∶..........恕晚辈难以从命!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灵儿于不顾

林天南∶那你把我女儿当做什么!...你的跟班吗!?

李逍遥∶前辈~这是两回事..

林月如∶爹~我们的事,您别管嘛!

林天南∶住口!我怎能放任我的亲生女儿在外面跟男人游荡厮混!?

林月如∶爹!您怎么可以说的这么难听

林天南∶算了~咱们父女俩也别吵了爹知道再说什么你也不会听李少侠~有几句话我想与你私底下谈,可否?

李逍遥∶好的...。

林天南∶李少侠,你是不是也在恨我当初片面悔婚?

李逍遥∶晚辈不敢。您是月如的父亲月如的事由您作主,晚辈怎敢有怨言..

林天南∶哼...月如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并非老夫言而无信,存心作梗而是~老夫见你和那赵姑娘关系暧昧,姑且不论她是正或邪你都不应该有了月如,心里还挂念着别的女人

李逍遥∶恕晚辈愚昧~晚辈认为男子汉大丈夫立于天地有情、也要有义灵儿际遇堪怜,家婶千叮万嘱要我护送她回苗疆家乡寻母而且灵儿与我相识在先,且曾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若是为了攀龙附凤,而弃她于不顾,岂不是不仁不义不孝的人吗!?

林天南∶说的倒是动听,可是..就这样让我女儿不明不白的继续跟着你吗?!

李逍遥∶我....

林天南∶不必多说,拔剑吧!我倒要看看~你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还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无赖

李逍遥∶不~晚辈怎敢跟您动手?!

林天南∶我可是认真的~接招吧!你若是有真功夫、真胆量就不得退后半步,接下我林家的七诀剑气你若赢得过我。从此以后我便不再过问你们的事反之~你若是个胆小鼠辈我就当场一剑毙了你免得你误了我女儿的终身!

林天南∶拿出你的真本领吧!不然..死在我的剑下就别怨我

林天南∶注意了!

林天南∶好~第二剑!

林天南∶最后一招~看清楚了!

林天南∶唉..!我真的老了

林月如∶爹..!

林月如∶李大哥!你有没有受伤?

林天南∶罢了..罢了..女儿养大了,终究是别人的

李逍遥∶前辈...!

林天南∶月如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李逍遥∶你爹..还是很关心你的

林月如∶我知道...但是..我想我已长大了,应该自己独立不能一辈子都依靠父母

李逍遥∶你真的打算不回家了?

林月如∶我喜欢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到各地去游历、冒险..可以认识许多人、许多事物更可以锻炼自己的武功而且...

林月如∶这样才能和你在一起

李逍遥∶我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子你跟着我,不怕到时候两人一起去当要饭的?

林月如∶如果真是这样就怪我自己倒霉啦!

李逍遥∶好吧~等我找到灵儿的下落把一切事情都结束后,我带你四处游山玩水,一同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

林月如∶嘻..吃到老!玩到老!

李逍遥∶那..我们....

彩依∶啊..!!

李逍遥∶哇!?大嫂..你突然出现,害我吓了一跳

彩依∶是..真是抱歉..我急着赶路,没向您打招呼

李逍遥∶大嫂出来外面**吗?

彩依∶是的..

林月如∶这么说,这树林里生长着许多美丽的野花罗?!

林月如∶好耶,逍遥哥~我也要去摘!

彩依∶不..不可以..

林月如∶为什么不可以?!

林月如∶走嘛~逍遥哥,我们一块去

彩依∶因为..这树林里..有很多毒蜘蛛,还有些花草是具有毒性的。万一..你们不小心误触可能会中毒的

李逍遥∶大嫂对这里的环境比较熟悉月如~那不如不要去吧要摘花,院子里多的是

彩依∶对不起..相公在等着我回去为他煎药,告辞了

林月如∶看样子..大嫂似乎经常到林子里采集奇花异草

李逍遥∶难怪她身上常有股醉人的花香也许是经常接触花的缘故吧!

彩依∶相公..求求您..把这药喝了吧,这样您的病才会早点好起来..

彩依∶啊!相公..你..

刘晋元∶你每天给我喝的药根本不是用来治我的病的,而是迷药是不是!?

彩依∶相公..您..您何出此言这些药是妾身辛辛苦苦去采来的,世间也只有这种药方才能医好您的..

刘晋元∶哼!我的病,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难道依你这不知哪弄来的偏方就会有效!?而且~为何我喝了这种药就会昏睡数时辰不醒人事?我问你!每天晚上我昏睡的时候,你都跑到哪里去了?

彩依∶我..妾身怎么会呢!

刘晋元∶你骗得了爹娘,但骗不了我结婚至今,你根本未与我同床过。你眼里只当我是个废人,对吧!?

彩依∶相公..那种事..等您病好了,妾身自然自然..该服伺您的

刘晋元∶还有~!你说父母是苏州船商,举家出游遇上盗匪,才落难流落京城你说的这些事,我都叫人调查过,结果都是你编的你说!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彩依∶相公..请您相信妾身妾身做的任何事,都是为了您求求您,把剩下的药喝了吧!不足的份量,妾身再去只要再三日..再服完最后这三日的药您的病就会完全好了

刘晋元∶住口!我绝不再喝那种来路不明的药

彩依∶相公..您这是何苦..

刘晋元∶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要告诉爹娘!去叫我爹娘来..快去!

刘晋元∶你..你想做什么!?

刘晋元∶....

彩依∶原谅我..相公。妾身不得不如此做了

林月如∶.......。

林月如∶怎么会这样呢!?

"二人叫醒刘晋元.."

刘晋元∶如妹,谢谢你又救了我你也亲眼看见了吧!那女人~会..会使妖法我早就怀疑她不是人类她一定是妖怪,要来害我的!

林月如∶刘大哥!真相尚未查明切莫妄加猜测呀你一定是误会大嫂了

刘晋元∶如妹!你要相信我这桩婚事是爹娘擅自作主的我对她从来没有感情。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痛苦吗?

林月如∶但是..刘大哥..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抹煞大嫂对你的好

刘晋元∶那都是假的!我与她朝夕相处。她的行为举动,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

林月如∶刘大哥,你冷静点..

刘晋元∶对,我要去找爹娘商量!

李逍遥∶等一下!刘兄..

李逍遥∶月如,我们跟去看看!

刘夫人∶哎啊!晋元,外面风这么大你怎么可以跑出来。彩依呢?彩依怎么没有陪着你?

刘晋元∶娘!您快去请爹回来做主。

刘夫人∶你爹还尚未归来呀..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

刘晋元∶娘~您要救救孩儿彩依..她要害我呀!

刘夫人∶说这什么话!?彩依为什么要害你呢?

刘晋元∶彩依..她..她是妖怪!她会施妖法,她想害死孩儿啊

刘夫人∶怎么可能呢..!?我可怜的孩子~你一定是身体不舒服所以神智有些不清楚..听娘的话~回房去躺着娘炖了两份莲子燕窝汤,给你和彩依补补身子

刘晋元∶不要!我不要回去那我不要吃药,我会死掉的我会被害死的!!

婢女阿香∶夫人..依奴婢之见少爷可能是梦魇未醒或是受了惊吓也说不定

刘夫人∶嗯..说的对~那该如何是好?

婢女阿香∶可以请"道士"来替少爷作法收惊在奴婢的家乡,发生这种症状的人,都是这么做就好了

刘夫人∶你们先带少爷到我房间这件事我自有打算

婢女齐声道∶是!

婢女阿香∶少爷!请吧..

刘夫人∶唉..老爷又不在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刘夫人∶月如、李公子..你们世面见得多,这件事可否请你们替我拿个主意?

林月如∶好的..云姨,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帮您的

刘夫人∶老身先谢过二位了..

刘夫人∶若是要用到钱尽管向云姨开口吧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那么..一切拜托你们了

刘夫人∶还需要用钱吗?

刘夫人∶只要能救晋元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那么..拜托你们了

刘夫人∶钱还不够吗?

刘夫人∶没关系~我这还有..

得三万文钱

刘夫人∶找道士来..会有用吗?

茅山道士∶想请本山人作法吗。那你可找对人了!只要有我茅山道人出马有灾消灾、有难解难任何妖魔鬼怪、恶灵鬼魅全部无所遁形!想当年~我和我师父太乙真人联手对付阴山鬼姥,我师父就只用一招..

林月如∶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既然道长法力高深,可否随我们到刘尚书府上,替刘尚书的公子收惊

茅山道士∶哦..是尚书的公子啊那么价钱可要贵一点罗..

林月如∶要多少?您说!

茅山道士∶呵..是这样子的通常~穷苦人家我会看情形最多可以打五折~做善事嘛高官富贾的话..就照我们祖师爷所立下的规矩..嗯..我算算..

茅山道士∶一万五、不二价!

茅山道士∶成交!

茅山道士∶嗯..嗯...。

茅山道士∶刘公子两眼泛青、经脉浮肿眉宇间凝结着紫黑之气..八成是中了极厉害的巫毒

林月如∶巫毒?!

茅山道士∶所谓巫毒~是用咒术加上毒蛊复合施在人身上只有道行很高的巫蛊师或是毒物所幻化的精怪才会使这类的邪术。通常..中了此种毒只有施毒的人才能解

刘夫人∶那..我儿子..我儿子还有救吗..?

茅山道士∶很难说..刘公子体内似乎还有另一种不明的毒抑制住了巫蛊的毒性。短时间之内毒性应该不会发作不过~奇怪的是..一般人若同时中了二种这样的毒。即使毒未发作,不出七日之内早就元气枯竭而亡了照刘公子的脉象推算,中毒至少已有一个月以上了..他是不是服了什么大补仙丹竟然能支撑到现在!?

刘夫人∶没..没有啊道长~会不会是您看错了?自从那时候起,只有我媳妇熬一些草药给我儿子服用其他大夫开的药因为我儿子吃下去就会呕吐,所以就没再给他吃了

茅山道士∶事情并不单纯,我想~必须到刘公子平时所居住的房间查看..

茅山道士∶哎呀..好重的妖气啊妖怪一定就在这附近!

刘夫人∶道长..请您想想办法

茅山道士∶您放心~本山人是有备而来的

铃~铃~铃..

茅山道士∶

天灵灵、地灵灵

四方神明听我令..

唔!?

茅山道士∶这....!?

刘夫人∶道长,怎么回事?

茅山道士∶喔..没事..没事!

茅山道士∶看我的~张天师金刚降魔符!咦!?

茅山道士∶大胆妖孽,竟敢戏弄本天师还不快给我现形!

茅山道士∶.........。

茅山道士∶休怪我拿出真本领了!太上老君、急急如令天兵天将、速速驾临!哇..救命呀!

刘夫人∶道长!道长..

茅山道士∶哇~我还想活命啊!您另请高明吧

刘夫人∶怎么办!元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向刘家列祖列宗交代啊..

林月如∶花了大把银子就请来这个笨蛋!?

李逍遥∶可能我们这回遇到的真的是非常厉害的妖怪而且就躲在这尚书府中

林月如∶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李逍遥∶我也没瞧清楚..

李逍遥∶嗯?好浓的花香

林月如∶是牡丹花的香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浓!?

林月如∶唔...怎么..我觉得好、想睡觉..

李逍遥∶这香味有点古怪..月如!暂时别呼吸咱们尽快离开这里

床上躺著尚书夫人而刘晋元却不见了..

林月如∶云姨~云姨~!

李逍遥∶没用的..她们一定是中了什么法术,怎么叫也叫不醒

林月如∶怎么办..李大哥~你可有办法?

李逍遥∶若继续待在这屋内,恐怕连我们也会有危险..我们先到外面,看看是否能请人来帮忙

茅山道士∶什么!?要退回那一万五!我的梵音铃、桃木剑全没了还有那十二张天师符,是我用每张一千文钱买来的!作这趟生意,不但钱没赚到还害我的头发给烧掉一半!

茅山道士∶我没有找你们赔就不错了居然还想退钱!

小童∶哇~你们快来看!水里有死人耶

士兵∶一定又是喝醉酒掉进运河里淹死的醉汉

士兵∶唔..这具尸首全是酒味!

士兵∶少惹麻烦,还是别去碰为妙

林月如∶呜..好臭的酒味!

运河中漂浮着一个人要把他捞起来吗?

李逍遥∶这样泡在水里太可怜了咱们把他捞起来吧

酒剑仙∶呵~~~~这一觉睡得好饱!

小童∶哇~!死人会说话!

酒剑仙∶嗯?我怎么全身湿答答的?咦..这又是哪里?

李逍遥∶师..师父!!!

酒剑仙∶哦!怎么又是你这小子?

李逍遥∶师父!好久没见到您了您老人家可安好!?

酒剑仙∶少肉麻了~谁是你师父啊?我只是为了赔你一壶酒教了你一招剑法而已我酒剑仙可是从来不收徒弟的

李逍遥∶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晚辈的心目中,您就像我的师父一样

酒剑仙∶好啦好啦~随便你怎么叫

林月如∶老前辈,你怎么会泡在河里呢刚才我们还以为你是死人哩

酒剑仙∶哈哈~我想起来了!大概是酒馆的老板趁我熟睡时,把我丢入河中的

李逍遥∶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您!

酒剑仙∶哈哈~差不多啦!我喝光了酒馆私酿的陈年绍兴身上又没有钱付给他们,双方算是扯平啦

林月如∶这.....李大哥~你的剑法就是..向这位奇怪的老伯学的!?

李逍遥∶月如!我不许你这样说前辈

酒剑仙∶嗯~好奇怪的花香

酒剑仙∶好像是这里面传出来的..唔~好重的妖气呀!

林月如∶前辈也看得出里面有妖怪?

酒剑仙∶开玩笑?什么妖魔鬼怪我没见过用肚脐眼也看得出来这处府邸被施了咒!

李逍遥∶师父可有办法对付这妖怪?

酒剑仙∶这妖怪长什么样子?

李逍遥∶其实~连个影子也没瞧见过只知道现在尚书府内除了我们全部的人都中了妖术昏迷不醒

酒剑仙∶啧~连对方是啥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打?这样子吧!我来开坛作法先破了这妖怪的幻术,逼他现形再说你们去给我弄几项道具来.."蜡烛"、"符纸"、"檀香",还有~顺便给我带一壶上好的"酒"来

得到檀香、蜡烛

得到符纸

酒剑仙∶很好!都弄齐了。让你们这些小娃儿瞧瞧我尘封已久的独门绝招~醉仙封魔**!

酒剑仙∶啊~这酒来劲..

酒剑仙∶我要开始施法!我在还没完成以前,你们二人千万不要离开我七步以外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切记不可轻举妄动。要不然有什么不良后果,我可不负责喔!喝~!

李逍遥∶师..师父!?

Z..Z..Z..~

林月如∶他..睡着了!?

李逍遥∶看起来~好像是的..

林月如∶什么跟什么嘛!又是一个来装神弄鬼的

李逍遥∶不~师父的本领真的很高强也许..也许是..

林月如∶也许是酒喝多了,是不是?

李逍遥∶月如!等一下,要去哪?

林月如∶去找出妖怪呀!难道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酒剑仙呼呼大睡中..

彩依∶李公子~你们..

林月如∶李大哥,你来的正好她把刘晋元抓到花丛中藏身被我给找出来啦!我们合力拿下这妖女

彩依∶不..因为相公今天没有服药病情恶化了。妾身只好带他来这里,用百花之精气为他驱毒

李逍遥∶大嫂..竟然是只蝶精!

彩依∶你..看得见我的原形?!

林月如∶光着身子,露出背后那么大一双翅膀,谁会看不出来?

彩依∶奇怪~难道..我施的幻术被破解了!

林月如∶快把刘大哥放了!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彩依∶不~不可以!一旦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

林月如∶还想拿这种话骗人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

求求你们..相信奴家,刘公子..刘公子就快死了

分明就是你这只妖怪想害死他,还妄想装做好人!

你们误会了,相公中了缠魂丝,奴家这么作是为了要救他

你要想害人,先过我这一关

对不起..既然各位不相信,奴家...奴家只好得罪了

月如~小心!



                        

copyright©2018-2022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