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一章 阿秋城


【2016-04-11】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一章 阿秋城

吐浑觉以为赫连家有野心,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如果他看到阿秋城如今的规模,就是他在这里当家作主,也得心存不轨。

 

如今在阿秋城有这样一首歌谣,词曰:

 尤陀邦,阿秋城,

 赫连家,鼎满真,

 南宫殿,含月衡。

 

歌谣中的鼎满真,正是指赫连父子三人。

南宫殿是赫连鼎夫人住的地方,规模之大已然逾制,而赫连鼎主政的大殿和巫马可汗的大殿不遑多让。

歌谣中的含月衡正是赫连鼎的三个女儿:赫连含兮、赫连月月和赫连阿衡,个个如花似玉,待字闺中。

 

皇甫骆牵着巫马未心的灵胡马,第一次看见巍然耸立的阿秋城,吓傻了,这也是自个儿可以动心思的吗?自个儿在阿秋城下看起来连蚂蚁都算不上!

巫马未心本不该来阿秋城,只是公良嘉措到哪里,她就到哪里,也许她真的已经失去了心思,随性而动。

 

公良嘉措因亏欠巫马未心的人情,便让巫马未心随意挑选自己的奴儿,可巫马未心并不精心挑选,没有其他中意的,于是皇甫骆就这么跟着来到了阿秋城。

公良嘉措又想,巫马未心骑坡直马委实幸苦,就从梁丘家要来一匹灵胡马,给了巫马未心,算是赔罪。

 

皇甫骆看巫马未心坐在灵胡马上,心中暗想,这才是女罗刹应该骑的马!

 

为了混进阿秋城,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依旧女扮男装,公良造当保镖,皇甫骆牵马,也就是替巫马未心牵,大小姐和三公子的马哪里用得了他来费事,而巫马未心无论骑什么马,也得有人牵。

至于游方单,自然不能用黑库邑的,不过这不成问题,北宫冒自有办法弄来。他和高车普二人没有进城,领着几个喽啰留在城外接应。

上回皇甫骆跟着这三人去黑库邑,那是三人的賊窝窝,自家地盘,这回不同了,是赫连家的地盘,邦主家的地盘,不可同日而语。

三人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栈打尖,至于皇甫骆么,马厩那里一窝草料真是不错,既当床,又当被,幸好现在不是丫鬟泼水的季节,已经春夏之交,暖和了,熬得过去。

 

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一个房间,公良嘉措不能闲着没事,刚一安顿,天还没黑就和弟弟公良造一同出去,打探消息。

 

巫马未心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得慌,便来折腾皇甫骆打发时间。

皇甫骆在马厩这里喂了马,不知怎的,睡着了,也许是平生第一次来到阿秋城,东瞅西瞧,乡巴佬进城,眼睛看累了。

巫马未心走到马厩,听见他在说梦话,就是看不见人,拨弄了好一会儿才从草丛里扒拉出这人的脑袋来,看着挺有趣。

 

皇甫骆被她弄了好久才醒来,一睁眼看见罗剎的眼睛,激灵一下就全醒了,不知道女罗剎要怎的?

巫马未心见他忽地睁开大眼,要翻身起来,手里拿着鞭子呢,先给他身上一鞭子,嘴里嘟囔道:“让你吓我一跳!”

 

皇甫骆这会儿脑子还在想刚才的春秋大梦呢,挨了一鞭子,有点发蒙,就直勾勾地看着巫马未心,等着挨打。

 

巫马未心看他犯傻看自个儿,鞭子又要下去,可终久没下去,问他道:“你这奴儿,学会偷懒了,天还没黑,就睡懒觉,刚才梦见什么了?喋喋不休的说。你要是老实说,这鞭子就记下,要是胡说,先打你个半死!”

 

不好!罗剎刚才听见自个儿的梦话了!皇甫骆心里害怕,生怕自个儿说了什么难以启齿或者笑掉大牙的梦话,但是皇甫骆也怕巫马未心是诈他,所以就半真半假道:“刚才梦见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吃的好,穿的好。”

 

听起来这像是一个奴儿的追求,巫马未心点头道:“你说得还算老实。”完了,巫马未心又来一句:“是不是住进了今儿看见的赫连家大房子?”

 

皇甫骆有些冒冷汗,梦里的房子她也能知道?偷眼看了一下巫马未心这张古井不波的假脸,灵机一动道:“小的不知道他家里面啥样,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做那样的梦。”

 

“这个简单,只要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我就带你去看那房子里面。”巫马未心见他答得滴水不漏,就引诱他。

 

皇甫骆有点动心,和赫连家的房子比起来,黑库邑的房子就是鸡窝,能到里面去看一看,确实不枉此行。再说自个儿的大心思正在里面,不管多么荒诞不羁,总是一个梦想。但是皇甫骆害怕女罗剎诓他,只是低头不言语。

 

“你看过我的脸,美不美?”巫马未心岔开话题,问起要人性命的话来。

 

皇甫骆不敢抬头,就在那儿垂首点头。

 

“要是你见到赫连阿衡,一定觉得她更美!”巫马未心幽幽道。

 

世上还有比女罗刹更美的?

还有让女罗刹自愧不如的美女?

皇甫骆很惊讶,不知道主子讲的是真是假,犹豫道:“公子见过赫连家小姐?”皇甫骆的意思是眼见为实,你可别骗俺。

 

巫马未心见他称自己为公子,很高兴,觉得他没傻到家,就给他多说几句:“当然见过啦,我跟她亲热得很,你想不想看见她?”

 

皇甫骆愕然,心里犯嘀咕,罗剎有这能耐吗?那是赫连邦主家!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梦见了宝塔告诉你的事?如果你告诉我,我就带你去见阿衡。”巫马未心见他发呆,没有防备,趁机提一提宝塔的事。

 

皇甫骆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脑袋就这么僵着,一动不动。

 

昏暗的夜色中,皇甫骆的样子有些吓人,僵尸似的,巫马未心见没有套出他的话儿,不由得生气道:“死啦?不说话!”

 

就在这时,公良家的二位祸事佬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外面跑了回来。

公良嘉措看见巫马未心在马厩私会骆奴儿,也没时间跟她矫情,慌忙道:“坏了,我们被人发现了!”

 ------

原来公良嘉措按照百里方的主意,要查明赫连家的粮草存放地,待有机会放他一把火。

公良姐弟二人在阿秋城里四处游走,天已经是有些晚了,公良嘉措的意思是先回去,歇息一下,等后半夜,城里防备松懈了,再出来飞檐走壁。

但是公良造不乐意,有些日子没来阿秋城了,想去酒肆那里讨口酒喝。

 

二人是出来当细作的,喝了酒还不误事。公良嘉措不同意,只是经不住小弟的百般无赖,勉强道:“不许喝多。”

 

公良造一拍胸脯道:“几时见我喝醉过?”

公良嘉措就听了他的。

 

二人进了一家酒肆,酒肆里面除了一些引车卖浆,就是贩夫走卒,在那里打个牙祭。公良二人打扮普通,进来喝酒,也没人在意。喝了几杯,尝了一些酒菜,公良嘉措就鼓捣小弟走人。公良造算是过了过酒瘾,虽有不甘,还算听话,二人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门外进来几个军爷,公良嘉措一看,反倒不着急走了,公良造自然高兴。

公良嘉措是想听听军爷的酒话,打探消息,可惜这几位爷话不多,光顾喝酒了。就在公良嘉措琢磨走还是不走的时候,偏偏进来二人,让公良嘉措吓一跳,进来的二人正是北宫冒和高车普。

 

北宫冒和高车普瞅见公良姐弟也在这里,吃了一惊,有些尴尬,因为起先说好北宫冒和高车普守着城外营地的,只因耐不住,这二人也偷偷的跑进了城,这要是万一出了问题,城外没了接应,却是难办。

二人想要过来,跟二头领赔个不是,但是一看几位军爷在,只好另找座位坐下。

 

公良嘉措知道高车普的德性,肯定是高车普鼓动北宫冒一起来的,心想,回去再收拾这浪子,现在赶他们走,也出不了城了。

 

一开始北宫冒和高车普碍于二头领的面子,不敢喝得太猛,谁知喝到后来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二人原先都是江湖中人,素来喝酒到死方休的主,喝着喝着,就以为二头领在这里,把酒肆当自己家了。

公良嘉措想要听几位军爷的酒话,没有听到,倒是听了这两个货说一大堆不该说的酒话,气得恨不得一人一刀送他们上路。

幸好那几位军爷不是留心之人,听这二人喝得人五人六,海阔天空地胡说八道,也不是太在意,不仅如此,还把喝酒的气氛给带起来了,也开始你一吆,我一喝起来,要把这二货的气势压下去。

 

这时候公良嘉措着急,而酒家更着急。因为酒家知道赫连邦主的军规,过了时辰,是要军法处置的,自己也得倒霉,所以一看情形不对,慌忙过来劝解几位军爷,适可而止,快到归营的时辰了。

几位军爷虽也喝高了,头脑还有几分清醒,想要回去,可是气不过北宫冒和高车普的嚣张,就找北宫冒和高车普的茬,想把二人打一顿出出气再走。

 

北宫冒和高车普是让人欺负的主吗?三二言不合,两边就打起来了。

 

这些人的打斗不是可以看热闹的,酒肆里喝酒的那些旁人见状,纷纷逃命走了。

这一打,公良家的姐弟焉能旁观,立马就冲了上去。公良嘉措跟公良造说,把他们几个打到就可以,不杀人,杀了人,事就闹大了,公良造满口答应。

 

然而,这人一喝酒,酒劲就大,拳脚上的劲也大,几位军爷别看长得一般,满肚子的酒劲上来,也是十分难弄,已经不知死了,还怕什么江湖中人。

也就一个不注意,公良造已经砍翻了一位军爷。北宫冒和高车普见公良三公子下了死手,也就不客气了,全不顾二头领的说话,大开杀戒,没一会儿功夫,这几位军爷就统统躺倒在地上。

 

酒家走不了啊,一看军爷死在地上,自己也软到在地,酒肆后面的人也都缩在后面不敢出来。

 

打完架,杀完人,这酒劲就下去了,北宫冒和高车普都酒醒了。

跑出酒肆,北宫冒和高车普就看着公良嘉措,意思是怎么办?

公良嘉措能有什么法子,跑吧!于是问北宫冒和高车普有没有办法出城。

北宫冒和高车普对视一眼,高车普道:“包里备着绳子,可以从城头下去。”

 

这两个货看来早有准备,公良嘉措瞪了他俩一眼,吩咐道:“你们先走,我还得找未心公子一起走。”

 

“俺的绳子给你们。”高车普想讨个好。

 

“不用。”公良嘉措回绝了,给个绳子,巫马未心也下不去城墙,得另找法子。

 

北宫冒和高车普不再多话,告辞而去。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于是慌忙来找巫马未心,想法出城。



              

copyright©2018-2021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