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 第三章 海龟风波


【2011-09-01】 YNN】


浏览图片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三章 海龟风波

胡约翰是要回国的。

这倒不是因为自己老爹是知府大人,回去有个好奔头,

而是因为听到可以回国消息后,确实想家了。

美国政府是讲人性的,也是仁慈的,

派人对使馆说,美国为留美胖子特别班垫付了五个月的费用,

并且在过去几年中,为这些孩子们注入了大量的心血,

我们衷心希望他们回到清国能够挑起大梁。

但是从孩子们的自身发展考虑,

美国政府认为应该采用自愿回国的原则,

留美胖子特别班的学员提出滞美申请后,

如果美国教育部批准,那么他们就可以留在美国。

大清驻美使馆的官员们经过短暂的讨论后,

一致同意了美方的合理请求。

留美胖子特别班的同学们都是爱国的,

有三分之二弱当场表示要回到大清国,

余下的三分之一强虽然申请了继续留在美国,

但是也表示身在美国心在清。

几年的友谊亲情是无法割裂的。

胡约翰和达顿中学美国胖子们中学的胖子们一一惜别,

就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德裔胖子霍夫曼也流下了珍贵的眼泪。

曾汤姆用美国政府发来的月例请胡约翰在布朗街的酒屋喝了个昏天黑地。

海伦叫来罗纳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两位塞上车,拉回了家。

胡约翰依依不舍地和怀特一家惜别,和怀特家的每一位成员热情地拥抱。

特雷丝专门从华盛顿赶回来,乐观地对胡约翰说:“小约翰,等我那一天去清国采访再去看你。”

怀特大婶使劲抹着眼泪,揽着胡约翰说:“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怀特叔叔默默地、用力地拥抱了胡约翰。

海伦温柔地亲了亲胡约翰的脸颊,要不是分别,胡约翰绝对要荡漾一下。

琼斯的儿子老实不客气地说:“约翰叔叔,能不能把你的辫子留给我做个纪念。”

胡约翰很礼貌地拒绝了,这小家伙很不高兴,因为他一直想用胡约翰的辫子做马鞭来着。

留美胖子特别班的回国人员顺利地到达了天津港后,便各奔东西了。

本来李经方打算让他们在父亲的坟前搞个仪式,

不想大清刚刚轰轰烈烈办完父亲的汉祠,

李经方就被一个御史参了一本,弄得没了情绪。

胡约翰他们几个一商量,便私下约定去一趟李文忠公祠堂。

留美前辈海关道的唐绍仪听说胡约翰他们要去祭奠李文忠公,也来凑热闹。

朱克朗私下说:“这老唐也就是为了显摆一下他写的挽联,欺负咱们刚刚回来,都忘了官话。

其实他那副挽联也颓废得很,什么‘大星落五丈原头,只今开济何人,万古谁筹诸葛笔’

这不摆明了要把当今圣上当阿斗吗?”

这话不知道怎的传到了唐绍仪的耳朵,唐绍仪听了既恨又怕。

却说胡约翰回到老家,管家老远便在码头等候。

胡约翰的大哥海生比较有主意,特地让管家找了四个淮北大汉抬的大轿来迎接。

胡约翰已经对轿子十分陌生了,但是享受是胖子的天性,

一到轿边便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以前的童话岁月。

四个大汉也是见多识广,抬着胡约翰一路压向府衙门,

路人纷纷避让,未知轿内端坐那路神仙。

刚到府衙,但听一声炮响,吓了胡约翰一跳,接着便是炮竹一片。

这些都是海生一手安排的,很是风光。多年未见,哥俩自然有许多话儿。

胡知府见了儿子,自然高兴,铁板的脸上也难得露出了几丝笑容。

胡约翰着急着要去老太太那里,胡知府怪怪地看着老大,

海生期期艾艾地支应着。

转身拉过胡约翰到后堂,始说老太太早就没了,

那年胡约翰拍了西洋照回来,老太太高兴得很,天天把照片放在枕头下,

不知怎的,就病倒了,没有几日便过世了。

只是怕胡约翰伤心便没有告诉,后来想告诉来着,又忘了。

其实海生没说,二奶奶因为照片的事情整日里赌咒,把那张照片也烧了,

而且不许东庄的少奶奶来送葬,说都是这个死胖子害死了老太太。

胡约翰到东庄见过母亲后,依旧回大院住下。

只是没过几日便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自在。

胡约翰原本是和大哥极好,海生于是让胡约翰住自己家。

胡知府说胡闹,见海生坚决,也就不再过问。

海生的大儿子林重比胡约翰还稍大一些,但是胡海生的家教是极严,林重见了胡约翰都是规规矩矩地叫叔叔。

小女儿云欣则经常缠着老叔发掘美利坚的趣事。

林重整日捧着《易》和《春秋》,准备科举。

林重的八股不差,前次院试,同知大人赞誉有加,

说《诗》《书》《礼》十分精通,《易》和《春秋》也是好的。

云欣问:“约翰叔叔,你也打算参加乡试吗?”

胡约翰想了想道:“我倒是想参加,不过么,只能名落林重后了。”

“什么约翰叔叔,叔叔就是叔叔,你加个约翰干什么。”

海生在旁边听到女儿这么称呼幺叔,就说道她。

云欣轻笑道:“就是约翰叔叔嘛,前日来了一张卡片,

上面写的就是约翰胡,这可是约翰叔叔自个儿说的。”

海生道:“以后不许这么叫。

对了,健生,明日我去安庆和理查谈点茶叶的事情,

你有时间没,跟我去一趟吧。这个理查是法国人,不过英语他也是通的。”

胡约翰正在觉得赖赖的,自然乐意。

偏偏这时候,东庄少奶奶来人叫胡约翰回去一趟。

少奶奶见了儿子,劈头一顿臭骂,道:

“你就当我死了,叫你不要回大院去,你不听。

你偏要回大院,就听你的,儿子大了有能耐了,我高兴。

这回怎么了,住到大哥家里去了。你是让她们几个整日里笑死我不成。

我的命苦,好容易有你这么个儿子,就如没有生养似的,

老太太呼啦啦来把你抱走,你那个爹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现在,你有出息了,到过西洋,看过西洋镜了,不把你娘看在眼里了。

这回子呢,你靠不上你爹,靠上你大哥了,你真出息了。”

胡约翰也知道理缺,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少奶奶继续道:“既然你爹无情无义,你不住在院子里也好,

千不该万不该跑到你大哥家,赶紧回来才是正经。”

胡约翰只得唯唯诺诺,心里却不情愿。

“你不乐意是不是?”少奶奶知道他在想什么,生气道:

“我告诉你,昨日你舅舅来了,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娶个人收收你的野马心。

这些日子,哪儿也不能去,老实在家呆着。”

胡约翰愈发忸怩起来,只得推出大哥的事情来搪塞。

少奶奶听了愈加生气,愤愤道:

“我说什么你一概不听,你大哥说什么你都听。

小重子请了老先生准备状元考呢,你大哥怎么就想起你来做买卖了。

他告诉你爹了没有,看他能的。”

生气归生气,少奶奶静下心来,想了想,说道:

“这回就算依了你大哥去了安庆,从安庆回来后马上回家来住,别在你哥家里发昏了。

你个不争气的爹,老糊涂了。”

胡约翰熬过母亲一番教诲,出了东庄,如释重负。

胡知府听说了少奶奶的唠叨,也不生气,只说:

“你瞧,他们哥俩这般亲热不是很好么?都似你和老二乌鸡眼对着就好啦?

海生能带他出去历练历练总归是好的,当年要不是我表兄带我出来,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凉快呢!

胖子在西洋都能自个生活了,比务生虎生他们几个强。

不管怎的,老中堂的眼光比咱厉害,这不,小重子忙着赶考呢,

老大媳妇的意思让我走动走动,屁话!

老子识不了几个字,不是当知府好好的嘛,

那帮穷酸们对个对子行,打长毛还得靠咱不是?

最近,不少人又嚷嚷要废除科举,我看挺好,省得小重子在那里活受罪。

那个陈同知帮衬了小重子了几句就象咱欠了他什么似的,咱不吃这一套。

胖子回来用不着考什么劳什子科举了,

过些日子,要新成立个洋学堂,我看胖子当那里的校长挺好。”

少奶奶听了十分高兴,又有点担心道:“只怕胖子年轻,镇不住那些老学究。”

“什么年轻,咱像胖子这么大的时候,都带一千多兵勇了,那个不服,咱立马砍他脑袋。”

胡知府想起年轻时的光荣时光,不由豪气顿生。

末了,又道:“这胖子怎的半点没有咱的素质,莫不是你以前相好的种。”

少奶奶登时大怒:“你个死人,胖子都这么大了,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谁的种你自己不知道么?

当初不是你死皮赖脸的来抢人么?这会你见我人老珠黄,又是这般昏话。

就老太太疼你这儿子,要不象猪似的喂着,能这么胖?

你要是嫌我这里不干净,赶紧找新的去要紧。

我听说,院子里有个什么草儿的丫头很让你做眼,怎么不娶了?”

胡知府干笑几声,道:“那定是下人胡说,什么草儿树儿,我哪里认真下人的事情。

你天天在这里,也打听大院里的事?”

“坏事传千里,也用得到我去打听么?”看来少奶奶知道的不少。

东庄是个好地方,水好,空气也好。

胡知府办完公,基本上在这里猫着。

二奶奶和三奶奶因此都对少奶奶恨得咬牙切齿。

少奶奶想,当初幸亏没进大院,在这里倒也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想起当初老太太抢了胖子去大院,就一肚子的怒火。

原来还压着,胡约翰回来以后,

不知怎的,越发压不住起来,多次在知府大人面前发作。

胡知府有时也想再找个清静的地儿,

只是在孙子面前有些不好看,一时只得忍着。



              

copyright©2018-2021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