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刘强东涉强奸案诉状细节曝光


【2019-04-19】 【财经】


4月16日,“刘强东案”再起波澜,涉事中国女留学生提起民事诉讼,

把刘强东和京东公司告上了法庭,其诉状随即曝光,

全文详细描述了2018年8月30日那个晚上整个事件的种种细节。

原告28页起诉书的字里行间都传递出“不明状况”、“不愿意”、“被强迫”之类的信息,

不仅刘强东本人要负责,连京东公司亦难辞其咎。

接受邀请 不知其中有圈套

起诉书显示,刘强东被控性侵案的女主角名叫刘静瑶(JingYao Liu,音译),

是中国公民,21岁,住在明州,事发时正在明尼苏达大学读本科。

 该案被告之一刘强东是中国京东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事发时住在明州,是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学院全球管理博士(DBA)项目的学员。

 起诉书大致介绍了刘强东就读的商业项目的情况,

指出该项目面向中国富有的、成功的商人,类似刘强东这样的人物。

 2018年8月25日,刘强东和妻子章泽天及家人一起到明州,下榻Ivy酒店顶级套房。

在2018年秋季开学之前,刘静瑶被邀请加入该项目做志愿者。

在明大学生中,也有其他人做过这个项目的志愿者。

据这些学生讲,志愿者基本是“打杂、跑腿”,比如“接机、拎行李”等,

不过,他们大多很高兴有机会接触到商界偶像。

 起诉书说,邀请刘静瑶参加该项目的人是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学院副院长崔海涛(Tony HaiTao Cui)。

崔海涛是通过刘静瑶的父亲找到她的,因为她父亲曾是崔海涛的学生。

崔海涛告诉她,参加这个项目的都是中国有影响力的商界精英、富豪。

但是,他忽略了“志愿者都是年轻女性”。

 崔海涛解释说,“她之所以可以被邀请,

是因为他来自一个成功的中国商人家庭”,

“有机会面对中国商界精英,对于进一步就读更高学历和毕业后找工作都有好处”。

而刘静瑶也颇有心到卡尔森学院深造,就答应了邀请。

志愿者的工作大约有一星期,崔海涛鼓励刘静瑶积极表现,争取机会。

果然,“机会”很快就来了。

 8月29日,刘静瑶受该项目学员姚其湧(QiYong Yao)邀请,参加8月30日举行的晚宴,

据称那是“专为感谢志愿者”的晚宴。

但是,姚其湧没有说,是“刘强东特别地、偷偷摸摸地邀请刘静瑶参加晚宴”的。

姚其湧已经是刘静瑶比较“熟悉”的人,且姚其湧曾邀请她毕业后到他在中国的公司工作。

 直到参加晚宴之前,刘静瑶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刘强东的安排,

是刘强东会出席的晚宴。

 在晚宴之前,刘静瑶和刘强东见过面,也是在事先“并不知道”的情况下。

当时是崔海涛邀请刘静瑶和朋友一起玩高尔夫,后来才知道刘强东是几位“不具名”的“朋友”之一。

 参加晚宴 被逼喝下太多酒

 答应姚其湧的邀请之后,刘静瑶很快发现,

并没有其他志愿者受邀参加所谓的感谢志愿者的晚宴,

但她不敢得罪姚其湧,怕失去毕业后去姚其湧公司工作的机会。

为防万一,刘静瑶请志愿者中唯一的男同学Pengyuan Tao跟她一起去。

Tao也是从来没听说有啥感谢志愿者的晚宴。

 姚其湧的助理联系刘静瑶时,通知晚宴在Origami餐厅举行。

刘静瑶事先并不知道,其实这是一个刘强东代表京东公司做东、

邀请一起攻读博士学位的同学参加的联谊晚宴,

最终买单的是京东公司。

 就在晚宴举行前的下午,搭乘配备司机的豪车,

刘强东把妻子章泽天及家人送到了机场。

之后,刘强东参加了晚上在Origami餐厅举行的商务社交晚宴。

 按照起诉书的陈述,就在那天晚上,

就在这同一辆车上,刘强东对刘静瑶进行了性骚扰。

 晚宴被安排在下午6点左右,刘静瑶被姚其湧带领,直接被安排坐在刘强东的左手边。

当时,刘静瑶发现,一桌子15个中年男子,只有她一个21岁的年轻女性在座。

Vivian Zhang、Alice Zhang、姚其湧的助理、以及刘静瑶带去的志愿者Tao同学,都被安排在别的桌旁。

 席间,酒水充足,刘强东不断逼迫刘静瑶饮酒,刘静瑶多次央求不能再喝,

刘强东却说,如果她不喝,就是在满桌子人面前不给他面子。

他还强求刘静瑶代他给在座各位敬酒。

 乘车回家 咸猪手伸进衣内

 大约晚上9点钟,刘静瑶不胜酒力,私下和Alice商量说,

她觉得自己喝醉了,希望安排车辆让她回家。

在此之前,随同刘静瑶一起参加晚宴的志愿者Tao同学已提前离席。

到大约9点11分,晚宴结束。

刘静瑶以为会被送回住处,但她却被安排到刘强东之前送妻子章泽天及家人去机场的那辆豪车里。

该车专供刘强东及京东工作人员使用,

一星期租金高达约1万8000美元。

 刘静瑶上车后,刘强东、Vivian和Alice跟着上车,

而Vivian一上车就指引司机朝她指定的地方开去。

这下,刘静瑶慌了,不知道要被带去何方。

在车内,刘强东开始对刘静瑶动手动脚,甚至把手伸到她的衣内。

刘静瑶多次用普通话表示不愿意,要刘强东住手,

但他不理会,还试图脱下刘静瑶的衣服和内衣。

 豪车到达目的地后,刘静瑶发现并非她的住所,

而可能是刘强东下榻的酒店,于是请求把她送回住处。

这时,当着司机的面,两人发生了冲突,刘静瑶用英语说“我要回家”。

这一幕,司机可以作证。

于是,刘强东愤怒地把刘静瑶推到车内第二排座位,送她回住处。

在路上,刘强东继续乱摸乱动刘静瑶,如之前一样。

期间,坐在副驾位上的Alice把后视镜转了角度,

使司机不能看到车后发生的一切。

 抗拒无效 公寓内终被施暴

 据起诉书说,到了刘静瑶所住的公寓前面,

刘强东和Alice一起下了车,

刘静瑶本以为可以“礼貌”地说再见后各自离去。

可是,刘强东和Alice并未离开,而是跟着刘静瑶一起走进大楼。

之后,刘强东用中文对Alice说“别跟着”。

最终,刘强东走进了刘静瑶的公寓。

不过,其中的细节,起诉书中并没有详细说明。

 刘静瑶希望刘强东平静地离开她的公寓,坐车回去,

刘强东却脱光衣服,裸体躺在刘静瑶的床上。

刘静瑶请他穿上衣服离开,刘强东却说,她会成为像邓文迪那样的女人。

 起诉书中使用了不少“违背意愿”、“反抗”、“死命反抗”等词,

最终,刘强东对刘静瑶实施了性交行为,并在刘静瑶的肚子上射了精。

 随后,刘静瑶发微信给之前陪她的志愿者Tao同学,告知自己受到性骚扰。

当时,出于害怕受报复、害怕在中国的家人受伤害等原因,

刘静瑶并不太想报警,而是试图说服刘强东离开。

在另一边,Tao同学接到她的信息后,

向一位美国人征求意见,对方强烈鼓励他报警。

于是,在8月31日凌晨时分,Tao拨打了911,接到报警的明尼苏达州警局当作一起强奸案对待。

凌晨3点10分,警员和明大警员一起赶到了现场。

警员身上都装有摄像头,把之后发生的全部情况记录了下来。

起诉书详细描述了警员进入刘静瑶房子时的状况。

警员进门后,看到刘强东只穿着T恤衫,下身赤裸。

 在9月1日被正式逮捕之前,刘强东被要求先“控制起来”。

之后,在接受警员询问时,

刘强东承认,他和刘静瑶发生了性关系,他还在她肚子上射了精。

 刑案未立 女事主不甘罢休

 2018年12月20日,明尼苏达州亨平县检察院正式宣布不就刘强东案提起刑事起诉,

主要原因是证据不足。

时隔近4个月,刘强东案的女当事人刘静瑶向刘强东和京东公司提起民事诉讼。

 据明尼苏达州律师解读,这应该是“第二步”,因为起诉之前,

原告的律师会按照相关法律把起诉书等文件交给刘强东和京东公司。

从目前的情况看,估计“协商没有达成共识,

或者刘强东和京东根本不予理睬”,

所以才会看到现在这种状况。



                          

copyright©2018-2021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