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什么样的女人最性感


【2021-05-03】 【生活】


男人是视觉动物,性感都是“看”出来的,很少有“听”出来的,罕见有“感觉”出来的。岛国爱情动作片广受欢迎,秘诀只有一个:揉合各种视觉冲击,无盲点展示各种体态。所以,有脸控,胸控,腰控,臀控,丝袜控。变态的有恋足癖,看脚脖子。文艺的与众不同,看锁骨,看天鹅颈。

大多数男人至死都是这条道儿:视觉性感。所以在读杜拉斯的“情人”时,开始这段话并不好理解:“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这么写女人,B格很高,过目不忘。但难免腹诽,杜拉斯老了糊涂了,自恋的狠。

有充分理由怀疑男作家能写出类似的话。作为对比,我国伟大的诗经用一个男人的色眼把女人周身上下瞧了个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再比如,奇书金瓶梅开篇7个字:“二八佳人体似酥“, 一个”酥“字道尽媚态,还强调了该女子年轻,才二八啊。

男人真不长进,写来写去走不出小圈子。

那杜拉斯是不是用男人的口吻编织了一个谎言呢?也不像,没准她的某一个情人真的这么说过。而且,可以找到理论支撑的。现代生物医学认为,性快感来自于大脑的多巴胺分泌。看清楚了没,是大脑,不是下半身。

下半身只是个开关,忽悠大脑分泌,快点儿,多点儿。开关很多,下半身是个肉眼可见的大开关,但并不是唯一。而男人的眼睛是下半身的药引子,有了这个引子,药效翻倍。

可是,可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能刺激大脑分泌的或许还有其他。

不妨揣摩一下杜拉斯同学的匿名情人。他跟杜拉斯不算熟,至少她对他没太多的记忆。他最多是个露水情人,很可能只有单相思。他看到过她年轻时的美,少女吗,哪有不美的。但是,他很敏感,透过皮相,他看到了她更多的内在:有趣,热烈,恬静,舒适,有形的柔软,无形的刚硬,甚至,某种消融一切黑暗的power。

她把如此众多的内在揉合在一起,附着到皮相,成为一种神情,一个回眸,一次抬手。

多年以后,他看到了她的神情回眸抬手,依然和年轻时一样。也许不太一样,更大,更强,那些内在醇厚了,添了更多的层次,让回味又多了几分。

他已经不年轻了,动物般的性经验足够多,视觉刺激的边际效应足够小。一瞥之后,自动脑补多年前对她的性幻想,心理上唤起年轻时的冲动。这个冲动已经不需要经过下半身周转,直接开启大脑的多巴胺。他忍不住了,脱口而出的当众赞美。

杜拉斯笑而纳之。回家后就记在小卡片上了。

有说,皮相在外,性感在骨。也许最高级的性感不着于形,是soul的辐射。

能收到这种辐射的也只有某些稀有的老男人,他们敏感,千帆过后,去皮除骨,直接触摸到她的不可言说的无形,用 经验加成 +视觉闪回+意识重构+心理触发,冲动了一次高潮。



                  

copyright©2018-2021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