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章 老板娘


【2020-11-17】 【游戏】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贺兰圩听说公良嘉措在鸳鸯楼中了受了伤,十分震怒,派兵查抄了鸳鸯楼,然后禀告东乡邦主。

在这多事之秋,尤陀邦的人马刚刚退去,鸳鸯楼竟然歌舞升天,夜夜笙箫,头牌姑娘还骗人巨资,毒害他人性命,简直是不杀不足以振风气。

东乡邦主传话告诉贺兰圩:“这样的事不必来禀告,右将军去做就是,光抄了它还不够,应该杀他几个。“

贺兰圩领命,当即把几颗人头挂在了城门口。

石骆儿知道后,不禁踌躇,不敢跟刚刚醒来的公良嘉措多说什么。

因为那晚回到右将军府后,府中没有丫鬟和老妈子,石骆儿只能自个儿忙着照顾公良嘉措。

那小儿见姑爷和小姐进了房,说是出去打发那几位,石骆儿也没多想。

等那小儿回来,石骆儿才明白,这家伙已经把那几位统统宰了,不仅如此,而且赶到鸳鸯楼把腿折了,没法逃跑的那位一并杀死。

如今在城门口挂着的,正是这几位的人头。

石骆儿知道那小儿没这么大的胆子,分明是贺兰圩授意的。

表面看起来是贺兰圩要护着公良嘉措的名声,不想外人知道公良嘉措去过青楼的事。石骆儿心里却明白,真相并非如此。

似乎,贺兰圩的性格和公良嘉措截然不同,这二人能是亲兄妹吗?石骆儿真的很怀疑。

查抄了鸳鸯楼还不算,贺兰圩索性把弓弩坊弄到了鸳鸯楼,说是鸳鸯楼正好有楼上楼下,院子又大,正好可以造驽试验。

不少人听了,都觉得右将军真是一心为民,下次赫连铁骑来了,必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独孤左将军知道后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也没吭声,因为如今要见东乡邦主一面也不易,听说东乡邦主在参悟什么,轻易不能打搅。

公良嘉措好些以后,问那小儿:“这些天没见到你家将军,他在忙什么呢?“

那小儿回道:“上回和赫连府的打仗,弓弩还有些够不到他们,大公子在尝试新的驽架,有些眉目了,因为还需要多试几回,所以忙得回不来。“

那小儿说的挺认真,公良嘉措点头,觉得他说的在理。公良嘉措已经听说了贺兰圩把鸳鸯楼改成了弓弩坊,不管怎样,人家算是替自个儿出了气。

公良嘉措觉得贺兰圩还真有些魄力,自个儿在黑库邑当邑长的时候就差多了,光想着让兄弟们快活,没有灭了库翠楼,结果惹出了事端。

石骆儿在一旁听了那小儿的这番话,却知道那小儿说的半真半假。贺兰圩固然在鸳鸯楼,然而试验弓弩的事哪里需要右将军亲自去做,至多手下做好了,他看一下效果即可,他一定有别的事要办。

石骆儿担心,即便赫连月月不在,鸳鸯楼后庭院里的屋子依然会有某种奇异的读心功效,贺兰圩会发现那地方的奥妙吗?石骆儿如坐针毡。

有时候贺兰圩回来,看见石骆儿,贺兰圩的脸上依旧十分的热情,让石骆儿感到他比自家兄长还亲热,只不过在他那张热脸的背后,石骆儿看出他实际上心不在焉,心里总是在琢磨着许多事。

好在,贺兰圩似乎没有在那儿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石骆儿悬着的心落下许多。

石骆儿觉得贺兰圩比自个儿活的还要心累,要是自个儿也像他这么累,还不如再去一趟黑森林,把这心思换回来,或者换成……

石骆儿想入非非之际,想起公良嘉措如今对自个儿情深意重,不由暗自责骂自个儿鬼迷心窍,竟然还有心思想不该想的,真是糊涂透顶,无耻之徒。然而石骆儿骂过自个儿之后,又有些不舍,又后悔没从赫连月月那儿得到更多的消息。

公良嘉措问石骆儿:“记得那天晚上,赫连月月要毒害我,你是如何瞧出来的?她为啥要毒害我,就因为我抓着她不放?我没拿她怎么的,她怎么就这么下死手呢?“

石骆儿也说不清,因为石骆儿觉得猜中的许多心思有可能是赫连月月伪装的,所以不能肯定。

石骆儿猜测道:“会不会是那个贺兰无缺和她不对付,贺兰圩认你做妹妹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少,要是赫连月月真和贺兰无缺有过节,你就是替她受过了。“

“会是这样吗?想不到那个贺兰无缺得罪了不少人。“公良嘉措很无奈。

说来奇妙,石骆儿的血真不赖,不久公良嘉措的身体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她身体刚好,心就活动起来,本想到鸳鸯楼为南坡弄点钱,钱没弄到,反而被暗算,这买卖亏本了,必须赚回来。

因此公良嘉措提议,既然贺兰圩占了鸳鸯楼,我们去占了寒水酒楼如何。

“这个不好吧,没有由头。“石骆儿嘀咕了一句,心想平白无故的占人家酒楼算怎么回事,就算你是右将军的妹子,也不能仗势欺人。

石骆儿觉得公良嘉措是在吃醋,大概她是嘴上说说而已。

不料,公良嘉措得意的笑道:“你看这是什么?“说着手里一扬,分明是一张契约。

石骆儿拿过来一看,正是鸳鸯楼的,大为诧异,忙问:“这是从哪儿来的?“

“你说呢。“公良嘉措笑而不答。

“你——你——你把琉璃怎的了?“石骆儿紧张起来,这婆娘难道动了贼心,偷偷把寒水酒楼劫了。

见石骆儿这般模样,公良嘉措嗔道:“我把她杀了不行么!“

石骆儿脸色一下惨白,又气又恼,这婆娘中了什么邪?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少出点血,让她起不来。

“算啦,看在你救我性命的份上,不杀她就是。“公良嘉措见石骆儿真急眼了,便不再逗他,“跟你说了吧,这东西是从赫连月月那儿拿来的。“

原来那天晚上,公良嘉措拿住赫连月月,顺便摸了一下,怕她身上有什么厉害的东西,结果掏得了这张契约。

赫连月月逃跑的时候,也许是忘了,也许是怕石骆儿拼命,总之没有拿回去。

石骆儿看公良嘉措竟然拿着这么要命的东西,没好气道:“你还是想把琉璃赶出黑松城?“

“赶她走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我有些奇怪,她怎会是是老板娘呢?契约也不在她手中,她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在那儿摆着老板娘的谱!“公良嘉措瞅着石骆儿。

“俺怎么知道!“石骆儿懒得去想,人家现在过得挺好,干嘛去打扰人家,这契约最好给了琉璃,省得琉璃整天怨恨自个儿,过去的事最好有个了结。

要是平时,见着石骆儿这样,公良嘉措必定把他骂出去,只不过前儿石骆儿刚刚救公良嘉措的命,公良嘉措欠他的,因此道:“赫连月月得了一万银票,咱没见着,既然她有酒楼契约,说不定她是用那银票赎买得来的,至于琉璃为何能继续呆在酒楼,还上了位,成了老板娘,怕是里面有些猫腻,琉璃也是咱尤陀邦的人呢……“

公良嘉措意味深长地看着石骆儿。

石骆儿也醒悟过来,这么说,琉璃和赫连月月是有点关系。

石骆儿又想起,赫连鼎认得琉璃她爹,琉璃好像有一回去过阿秋城,回来之后不久便变了心,如此看来,琉璃真有可能和赫连月月以前认得……石骆儿有些不敢再想。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有些蔫,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没有,没有。“石骆儿连忙否认。

公良嘉措狠狠地等着他,知道他不老实。

石骆儿被他瞪得心里发毛,小心道:“你打算怎么办?“

公良嘉措轻轻一笑道:“头儿,咱也想当回老板娘。“

石骆儿心里一个哆嗦,声音有些紧张道:“琉璃呢?“

“这个好办,她模样长得还算周正,她要是乐意,当个跑堂倒也不错。“公良嘉措大言不惭,说得好像她很大方似的。

这婆娘还是想着报复琉璃,石骆儿心里这么想,却不知道琉璃那句“老姑娘“着实伤着了公良嘉措。这会儿公良嘉措找不到赫连月月,只好找琉璃的晦气。

“要去你去,俺不去。“石骆儿拗不过公良嘉措,只由她去,她俩要是斗个好歹,只当自个儿没听见,没看见,不知道。

公良嘉措扔下石骆儿,果真去了寒水酒楼,石骆儿心中忐忑,不知道两只老虎打架会有什么结果,于是悄悄拉过那小儿,求他去看看会是怎样的情形。

那小儿诧异到道:“姑爷,难道你不知道,寒水酒楼那个老板娘早就不见了。”

石骆儿大惊失色,忙问怎么回事。

那小儿道:“也就是小姐受伤的第二天,右将军让我去查君哥儿的底细,查着查着,就发现有些不对,姑爷你想啊,那个石勒儿已经把酒楼卖了,他相好凭啥还当着老板娘,有个鸨奴交代,石勒儿的相好去过鸳鸯楼,和君哥儿见过面,她们居然没有闹起来,姑爷你说怪不怪?”

“也许人家不好意思吧。”石骆儿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没有自信,当年自个儿一时犯糊涂,琉璃姑娘把自个儿骂了个狗血喷头,虽说后来二人讲和了,但是从此在琉璃面前规矩了许多。那君哥儿抢了她未婚夫,她怎能给她好颜色。

那小儿接着道:“俺知道这事后,马上去寒水酒楼,谁知那酒楼竟然关张了,那个老板娘不知所踪。”

石骆儿听了有些担心琉璃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看样子是她自个儿离开的,和公良嘉措没啥关系,想到这里,心里又略微安心。

石骆儿问那小儿,公良嘉措是不是真的在当老板娘。

那小儿挠头道:“可不是!将军知道后也有些无奈呢。不过,不瞒姑爷你说,小姐当老板娘还真是行家里手呢。几天的功夫就把人手凑齐了,这几天生意甚好,比以前更红火了,真是了不起。”

石骆儿心里纳闷,揶揄道:“她能做出什么好菜来!”

“小姐找了一个厨子,那家伙很会做野味呢!”显然那小儿在那里打过了牙祭。

石骆儿“哦”了一声,随口问:“是什么人?”碍着公良嘉措在那里当老板娘,石骆儿都没法去喝寒水酒。

“这人叫什么,俺倒没问,不过大伙都叫他六子。”

石骆儿听那小儿如是说,心头一惊,六子?六子不是在南坡吗?他怎么来了!



                            

copyright©2018-2021 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