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导航  


【首页】

中国正在建立规范,激励周边国家追随中国的领导


【2019-04-02】 国家利益】


中国正在利用西方的混乱

最近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西方似乎失去了它的狂妄自大。

美国、英国和法国的领导人都是MIA——唐纳德·特朗普在与历史上最长时间的政府停摆作斗争,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英国退欧协议上遭遇耻辱性失败,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抵制黄色背心抗议。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达沃斯发表演讲,呼吁国际合作,为所有人打造更大的经济“蛋糕”,以及全球技术治理。

这个例子突显出,在中国日益成为全球领导者之际,西方与中国之间存在不和。

如果全球领导是中国的最终目标,那么中国的领导风格是否符合其历史?

一些专家接受中国最终崛起为全球霸权,但历史表明,中国对邻国保持着微弱的控制。

因此,中国的外交政策旨在通过推广儒家规范和为外国政府提供经济机会来激励邻国之间的合作。

西方人一想到朝贡制度,就会联想到外国人温顺地拖着脚步走进一座宫殿,磕头,登上华丽的接待大厅的陡峭台阶迎接皇帝。

费尔班克(John King Fairbank)将中国古代的外交事务描述为“宗藩关系……这是一种机制,通过这种机制,昔日帝国外的野蛮地区得以在包罗万象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个系统开始在秦汉(公元前221年到公元220年),经历唐、宋、元时期(公元618年到公元1368年),明朝期间达到顶峰,在清朝(公元1368年到公元1911年)结束,总共大约2100年的时期。

中国社科院学者周芳银认为,中央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远不是自上而下的命令;这更像是博弈论的一个例子,双方根据预期的回报做出战略决策。

假设中国政府可以采取和解政策或惩罚性远征,外围国家可以武力反对中国,也可以服从名义规则,双方选择了纳什均衡,即中国采取和解,外围国家服从。

汉学家班固早期著作中的一段摘录总结了这种关系。

要耕种蛮族的土地是不可能的,蛮族也不会服从你的统治…我们不能管理野蛮人,我们的法令和日历也不能适用于野蛮人;如果野蛮人入侵,我们将自卫并惩罚他们。如果野蛮人想向中国进贡,并遵循惯例,他们的进贡将得到适当的接受,我们将给予他们回报。我们将长期安抚和约束他们,永远不会失礼。

简单地说,中国完全可以“安抚”周边国家,以免花费不必要的精力来统治它们。

然而,有几个例子表明,周边国家——无论是受到长期内部稳定的鼓舞,还是新领导人的出现,抑或是中华帝国的衰落——会违反协议,入侵中国边境,或者用纳什的博弈论术语来说,“作弊”。

然而,在这些情况下,入侵的国家仍然进贡。

外围国家在增加收益的同时,表面上却表现出顺从。

那么中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源于什么品质?

首先是儒家原则,由于中国文化的纯粹吸引周边国家采纳了这些原则。

复旦大学教授剑Junbo解释了广泛使用的标准(仁)和(礼)。

“仁是各种美好道德的结合体,包括爱、正义、仁爱和慈善;礼包括结构、节制、礼仪和等级。”

第二,中国政府为周边国家提供了经济机遇。

诸侯国从中国得到了黄金、白银、青铜、丝绸和武器,而中国得到了象牙、白银、茶叶和香料等稀有物品。

实际上,朝贡制度并不僵化。

这是一种充满活力的关系,中国政府和周边国家都觉得自己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中国人制定了该地区的文化和道德标准,周边国家进入了中国市场。这种动态在今天和历史上一样真实。

在21世纪,中国正在建立规范,激励周边国家在这个成熟的亚洲秩序中追随中国的领导。



                  

copyright©2018-2020 gotopie.com